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火影/止鼬】理智与情感(001)HP paro

HPparo,主CP为止鼬,副cp带卡、柱斑、有可能出现自蛇,出现的时候会在开头有警示。

二柱子这一届目前没cp

私设如山,目前保留火影的家族设定,国家变更为家族联盟状态

年龄操纵有,很多人的相互年龄差被我缩小了很多,但是尽量会保持大体上的一致(比如鼬比止水年纪小之类的大方向不变),都是剧情需要OTL

目前为止是清水向要是突发奇想上了本垒也会有警示

据说火焰杯因为死亡人数过高而停办了

慢热,文力大概都被睡眠不足吃了

是个HE,至少最终结局是HE,所以不用担心【。

请不要吐槽这个题目我知道你们想起了什么……

分上下部,这是上。

后来会出现的止鼬还有未来的二柱子的魔杖设定来自于狼总 @黎声 撸一把狼毛

大家好,吃HP安利吗【和善脸

鼬哥生日快乐!

——————————————————————

001.魁地奇杯和吉祥物

宇智波鼬打理好自己走下楼梯的时候,弟弟早已在客厅兴奋不已地蹦跶着。佐助一看到他眼睛就亮了,“哥哥!”他欢快地扑上去,带着一丝软绵绵的央求,在父亲面前他并不太敢表露这种感情,但有哥哥撑腰壮了他的胆,“这学期我能陪你去站台么。我也想去逛对角巷……”

“不行,佐助,”宇智波富岳挽着妻子的手,腰板挺直站在客厅,“你还没到入学的年龄,今年也要继续留在家里,家庭教师会来教你的。”

佐助嘟起嘴巴闷闷不乐。鼬看着才刚刚满9周岁的弟弟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笑着戳了戳后者光洁的额头:“抱歉,佐助,下次吧。”

宇智波美琴笑着看着两个儿子的互动,柔声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鼬应了一声,拉住佐助的手,和父母一起走出了宇智波大宅的大门。宇智波的领地向来不允许幻影移形,他们得走到领地外围。

待离开了宇智波的管辖范围后,鼬抱住毫不犹豫扑进自己怀里的佐助,望着父母点了点头。然后下一秒钟,随着三声爆裂般的声音响起,四个人消失不见。


佐助从挤压感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了一个他并不熟悉的山头上。太阳早在他们出门的时候就已完全露出地面,现在已在大地上洒落金色的暖洋洋的光芒,一个闪烁的光点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随着光芒望过去,发现那是阳光从一个不太光滑的陶瓷碗上折射出来的模样。

那碗内印着的是一个他熟悉的符号徽章,金属的材料。而在徽章旁边站着的人更加让他熟悉。

“富岳大人,美琴夫人,鼬,佐助。”站在徽章旁边的人微微弯了弯腰,对每个人都恭敬地打了声招呼。

富岳看起来很满意,虽然他马上就摆了摆手:“不用这么拘谨,止水,希望我们没让你等很久。”

“哪里,我也是刚刚到。”名为宇智波止水的年轻人笑着说。

“止水哥!”佐助等着自己的父亲说完,马上迫不及待地冲上去扑了止水一个满怀。

止水搂住佐助,揉了揉对方的头发,随后直起身看向鼬:“你长高了吗?感觉你高了一点。”

鼬忍不住翘起了嘴角,“不管怎样,都还是没有止水你高。”

“时间快到了。”富岳从口袋里掏出怀表看了看,说道。于是他们就此打住话头,一起走向那个看起来并不是很出彩,制作甚至有些粗糙的陶瓷碗,他皱眉看了看,然后伸手抓住了碗的边缘。其他人也纷纷效仿。

“两只手都要抓紧了。”鼬小声地教导着佐助,虽然碗的边缘似乎经过特殊的塑形,弧度并不容易使其脱手,但佐助还是乖乖地把两只手都搭了上去,眼里闪着兴奋的光。鼬又叮嘱了几次抓紧把手的事,还没回过头,就感觉到另一只温暖的手掌覆上自己的左手。他轻微地颤了下,然后回过头,果不其然看见止水把他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左手上。你在做什么,他用口型对着止水说,止水挑了挑眉毛,示意他看了下现在的状况。鼬这才发现碗口已经被占满了,止水只有一只手能抓住碗的边缘。

你说要两只手都抓紧的,止水用口型回答鼬,鼬吐了口气,没再说什么。止水见他没了反应笑着拿指尖划了划对方的手背,引来了对方的怒视。鼬在佐助兴奋的倒数声中最终低下头避开止水的视线——倒不是说他在意什么,只是止水的翘眼梢总带着些微妙的笑意,让鼬感觉自己被占了便宜。

随着佐助的倒数来到0,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肚脐眼被猛地一勾,一阵风过去后,随着富岳的一声下令,所有人都放开了那个不起眼的门钥匙。鼬拉住猛地往下掉的佐助,和止水一起慢慢地落至地上。

“不愧是小鼬呢,第一次走门钥匙就懂得怎么降落了。”

“并不难学。”鼬拍了拍佐助的头,淡淡地回答。

富岳和美琴也顺利地回到了陆地上,富岳朝着止水他们点了点头,美琴则笑着用怀念的语气说道:“真是好久没用门钥匙了呢,真怀念啊,年轻的时候,是吧富岳。”

还没等富岳回答,一个人影就随着爆响闪现在众人眼前。

“居然是宇智波的族长大人,真是不好意思,难得您用门钥匙,我们没想到。”对方朝富岳弯了弯腰。

“无妨,只是犬子一时兴起的提议,便换个方式走走。”

“神月。”止水抬手挥了挥,打了个招呼。

神月出云——一个同样毕业于霍格沃茨的魔法部成员对于止水的态度远远比富岳要亲近,他朝止水挤了挤眼睛做了个鬼脸,然后将一张纸递给富岳:“这是你们的帐篷所在的位置。”

他们的帐篷早已搭建好了,止水这次和他们住一起,反正帐篷的空间够大。

止水打了声招呼就跑去其他帐篷找他的同僚了——刚刚从霍格沃茨毕业的几个拉文克劳里有几个人都来了魁地奇杯的现场,正好可以叙叙旧。


“你小子不错啊!”钢子铁用胳膊撞了撞止水,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杯黄油啤酒,“居然和族长混了!”

宇智波止水虽然姓宇智波,但并不是真正的纯血种巫师——他的父亲在很早之前就因为对抗黑魔王而牺牲了,是个英勇的敖罗,而他和身为麻瓜的母亲一起长大。宇智波是个注重血统的家族,因此早在止水的父亲结婚的时候他们就已举家搬出了宇智波的领地,去和普通居民住在了一起。

在霍格沃茨见过止水的人都会承认,宇智波止水像个宇智波,又不像个宇智波。他有宇智波的头脑和能力,还有宇智波的血统——宇智波是个历史悠久的魔法家族,几乎每个族人都是能力优秀的巫师,止水也不例外。但止水在拉文克劳——而宇智波则是众所周知的斯莱特林家族。止水的性格也并不像个宇智波,比起因为家族传统而高傲敏感不轻易与他人接触的其他宇智波,止水总是能和人打成一片,生性开朗温和……噢,还是不说在学校里有多少女孩子追着他跑了,这太难计算了。

“不算什么大事——只是佐助他想试试门钥匙,鼬就假装自己很感兴趣的样子,我顺势说了下我的门钥匙魁地奇杯计划。于是就这样——啪!”止水用手模拟出了一个爆炸的情形,“我们的点子就撞到了一起。”

“佐助?”一个紫色头发的女孩撩起帐篷的门帘,钻了进来,“鼬的弟弟吗?他还没上学吧?”

“还有两年才能买个魔杖,不过也有可能和他哥一样……卯月来一杯吗?”止水拿了杯钢子铁递过来的黄油啤酒。

“——提前入学的天才少年又多一个?还是不要了吧,”月光疾风的声音弱弱地在角落里传出来,“真不愧是天才家族呢。”说完他轻声咳了咳。

“我不了谢谢,疾风,你该出去透透气。”卯月夕颜站在门口说,“这样对你的肺有好处。”

“我觉得佐助应该还是会11岁才入学,”止水在月光疾风被起哄着跟着女孩走出门的时候说,浅啜了一口黄油啤酒,“鼬这种天才,太少见了。”

“好好,”钢子铁示意他看门口,“知道你家鼬最厉害了,别夸了。”

止水回过头,看到鼬带着佐助站在门口。


“你说的话我听到了。”鼬说。

止水有一瞬间感觉自己被噎到了。此刻他和鼬肩并肩走在热闹的帐篷间,佐助在他们俩前面乱窜,兴奋地四处张望。

“佐助是个很优秀的孩子,”鼬继续说,止水在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虽然,循序渐进是件好事。我并不觉得我是个天才,霍格沃茨还有很多东西我还没学到。”

止水长叹一口气,“你知道吗,小鼬,就算你很聪明,也是会累的。”

鼬下意识地反驳:“可是……”

“明明是个天才,却那么努力,你真的很厉害呢——别打断我,”止水看出鼬又想说话,“我没什么别的意思,你的黑眼圈太浓了,你该多休息一下,鼬,我们还在放假呢。”

鼬沉默了,过了好久才嘟囔了一句:“……只是篝火的影子的问题。”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止水笑了起来,伸手搂过鼬,“答应我,至少魁地奇杯的这几天,好好放松一下?”

还没等鼬出声,佐助就跑了回来:“止水哥!你和哥哥在说什么?”

止水闭上右眼,朝佐助做了个鬼脸:“我在和你哥商量明天带你去玩。”

佐助兴奋了起来,“真的吗!太好了!”

鼬无奈地望向止水,试图传达“其实我真的不想出去”的信息未果,看着佐助期待的眼神,内心只叹止水真是抓紧了他的弱点,只好答应下来:“好。”

他没漏过佐助的欢呼声中止水那一脸计划通的表情。


坐进坐席的时候,止水咂了咂嘴。“我第一次来这种VIP席位呢。”

他们坐在几乎最前排了,对面就是主席台,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止水在上来的时候顺手买了几个望远镜,现在正教佐助怎么用望远镜回放动作。

“按这里——然后你就可以看见那个人在一遍又一遍地舔他的雪糕。”

佐助很感兴趣地仔细盯着望远镜。佐助和止水分别坐在鼬的两边,这使得止水在教佐助用望远镜的时候得整个人趴在鼬的身上。鼬低头就能看到止水那卷曲的头发,虽然很想伸手撩一下,但是鼬最终劝服自己别这么干并抬起了头,然后他就看见从面前路过的宇智波带土。

较为年长些的宇智波挑了挑眉毛,“晚上好。”

止水没直起身——他的手还帮佐助拎着望远镜,他转过头看见带土,于是欢快地说:“晚好呀带土。”

鼬也只好点点头说晚上好。

带土的眼神在他俩的姿势上盘旋了几圈,最终什么也没说,直接走了过去和富岳问好去了。

鼬看着不远处旗木家的长子也要走过来了,赶紧推了推止水:“起来。”

止水这才把望远镜放进佐助手里直起身来,然后和走过来的卡卡西打了个招呼。

待所有人都入座之后,开幕式也就拉开序幕了。坐在宇智波四人前面的是吵闹的一家三口,女主人和儿子似乎非常兴奋于即将开场的活动。

“开场是什么?”第一次看这种比赛的佐助好奇地问。

“应该是吉祥物表演吧。”止水想了想说道,“……为什么主持人的声音听起来那么耳熟?”他眯起眼睛看了看,但是因为各种彩条和烟花乱飞晃了眼而什么也没看清。

“自来也。之前听父亲说主办方好不容易把他给找到了。”鼬的声音在主持人的呐喊下有些薄弱。

“那个云游四方的小说家?可真够厉害的,”止水偏过头,拂去掉落在鼬头顶的彩色礼花碎,“那不是传说中的三巫之一吗,只在魔法史课堂上见到过他的身影,原以为他会更老成持重一些。”

鼬有些不太自在地偏了偏头,还没多说什么,就听见佐助兴奋地大叫:“看哪!吉祥物出来了!”

他俩同时往体育场上方看去。

这次的魁地奇杯是以俱乐部为单位进行的比赛,虽然只是半决赛,但是上一届卫冕冠军“火之国”的对手是本届最大的一匹黑马,所以这次对决非常地吸引各界的注意。

“不知道音之国会用什么吉祥物……”止水举起望远镜拉近镜头,在一堆礼炮的喷射下看到了对方吉祥物的全貌,“……哦梅林在上。”

“什么?”鼬也举起了望远镜。

“这个是……媚娃?”富岳在旁边拿着望远镜看了看,皱起眉头。

鼬皱了皱眉头,总觉得对方的媚娃和自己在书本上的看着不太像。

“天哪!火之国的吉祥物竟然是九尾!”看台上不知道谁喊了声,瞬间整个看台就沸腾了。

鼬看见富岳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后者神情复杂地看着体育场中央针锋相对的媚娃和九尾,突然前倾了身体似乎是准备和前面的人说话。

“四代……”他话音刚开头,漂浮在半空中的媚娃突然开始唱起了歌。

止水闭眼骂了一声,再睁开眼睛,瞳孔已经变成鲜血般的红色,鼬在对方眼眸里看到同样瞳孔泛起红色的样子。佐助有些不知所措,此刻看台上突然就混乱了起来,不少人似乎被迷惑了一般失了神往前跨步,直直超站台外边冲去。

“拦住他们!”富岳大吼,在场的魔法部成员全部都行动了起来——他们大部分在看到媚娃一出场就塞上了耳塞。

待鼬反应过来时,他看到佐助一把抓住了就坐在他前面的被迷惑了的一个小男孩——那小男孩有着金灿灿的头发。富岳则一把按住了前面一排的一家三口的男主人——和红发的女主人一起。

止水站起来望向天空,“……哦不,”他喃喃道,“富岳大人,九尾——”

不用他提醒,所有人都注意到了。

原本安静的九尾长啸一声,九条尾巴悉数张开,开始变得狂躁而愤怒。

九尾原本是由宇智波一族掌管的野兽,有着强大的魔法能量,曾经因为魔法暴走而毁灭了一整个村庄。如果在这种地方暴走……

鼬抓紧了手中的魔杖。

就在此刻一道蓝光猛地冲向九尾,将它包裹了起来,九尾的脾气似乎马上就被压制了下来。而对面的媚娃似乎也被什么东西吓着了,歌声渐渐弱下来。

蓝色席卷九尾的全身,幻化出了铠甲,看起来……看起来像被武装了似的,鼬心里想。

而止水也意识到了这点,“看在梅林的裤子的份上,”他呻吟了一声,“这……不是初代族长的秘术吗……”

不用他再多说,骚动平息下来的同时,大家都看到了在显眼的主席台上出现的人。宇智波的初代族长挥舞着的魔杖缓慢地完成最后一个动作,然后拢了拢灰色巫师袍的袖子,傲然直视着息声的媚娃们。

——————————————————————TBC

魁地奇杯直接从世界杯变成了魔法超(?????

因为如果是国家的话就有点难搞了,毕竟这都是一群日裔(喂

评论(1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