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WT/迅休斯】Croatian Rhapsody(004)

跪着谢罪,原本是给 @零售现实 的生贺,然而,已经迟了不知道多少天了哈哈哈哈哈【干笑

结果剧情是卡在中间的过渡剧情,本篇基本上是两个十六岁少年满嘴跑火车外加谈谈人生哲学的剧情……嘛……【托腮

我果然写不出肉啊。

——————————————————————

乌丸面无表情地举起叉子,叉子上还插着一块炸猪排。

“是谁昨天对我说只有16岁不敢下手的,嗯?”

迅老老实实地举起双手:“我。”

小南叹了一口气:“迅,你究竟瞒了总部多少事情?这回暴走的事情我们可没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啊。”

“事实上我的副作用告诉我,”迅把手放下来开始吃小南端过来的早餐,“总部应该不会有太多意见。”

“怎么会?!你可是黑暗哨兵——”

“当时总部就这样把休斯交给玉狛支部看守,我也觉得有问题,”一直沉默着的木崎开口,“他们大概也考虑到了迅身为黑暗哨兵而且还未结合的状态,想要互补一下吧。”

小南的嘴巴张了张又合上,纠结了一会儿又张开:“这意思是总部想要休斯和迅——我们连休斯的真实身份都没有搞清楚诶?!”

迅低着头摧残着盘子里的面包,轻声叹了口气。

“小南,如果哨兵向导结合了,向来都是哨兵来掌控节奏的。”

小南啧了一下嘴,双手在身前挥动了一下,似乎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表达,亦或是要表达什么,思索带最后她扁了扁嘴:“……这对休斯来说不公平。”

迅艰难地扯动了一下嘴角:“这对谁都不公平。”

雷神丸的头从旁边的楼梯口探了出来。一同探出头来的还有阳太郎。

“休斯他不肯吃饭……”阳太郎迷惑地说。

迅放下了刀叉。

“什么?”小南惊道,“他为什么不肯吃?”

“不是……就……感觉他好像不太好……只是感觉……”阳太郎有些犹豫地比划着,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看到的场景。

“他有说什么吗?”

“他说他没有胃口,不要浪费食物了……然后……”阳太郎抬头看了一眼盯着他的迅,“他说不要让迅桑靠近他。”

“……”

“我去看看。”小南当机立断,在桌前放下刚切好的早餐包就准备下去,却被乌丸拦住了。

乌丸慢吞吞地放下炸猪排,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我去,”他懒洋洋地说,但是眼神却变得严肃,“向导的问题让向导来解决一下比较好,再加上休斯的攻击力有点太高了。”

“那你……”

“我不会有事的,”乌丸从阳太郎手里接过早餐盘,“休斯现在的状况不能不吃东西,我拿下去了。”

他沐浴着众人的目光消失在了楼梯拐角。

 

“……现在的状况?”游真指出了乌丸话里的关键词。

修想了想刚刚对话里聊到的信息,不能让迅先生靠近,没有胃口,向导的问题……答案呼之欲出。

木崎把喝完的咖啡杯往桌上一放,发出“咔”的一声,“结合热。”

剩下的人刷地一声看向了迅。

迅咚地一声把头砸在了餐桌上。

 

乌丸走进房间之前先把自己的精神动物放进去打了个招呼。但是当他打开门的时候,坐在床脚的休斯还是一副防备的样子。

“作为一个结合热期的向导,你还是蛮能控制自己的精神场的嘛。”乌丸也不是很在意对方的态度,他关上门,顺便把对方笼罩在房间里的精神屏障加固了一下,“顺便一说你这样把迅的豹子关在门外面好不人道哦?”

“它又不是人,”休斯咬牙切齿地反击道,“迅不把它叫回去才是耍流氓。”

“你知道,迅在完全和向导结合并且稳定自己的精神场之前大概都不能好好控制他的猎豹了,”一只玄狐蹦上乌丸的肩头,后者缓步靠近休斯,“而且迅的精神动物之前都挺安定的——直到你来了——别躲,我来帮你加固精神场。”

休斯犹豫了一下,乌丸的手指就接触到了他的太阳穴。下一秒钟,乌丸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看不见边际的海域中。

“那么,给我一块土地发展我的才华吧。”

休斯啧了一声,但是马上海水就开始波动,一块小型沙洲升了起来。

“这土地也太小了吧。”

“……有才华你就不要嫌小。”

“哎呀,怎么对前辈这样。”

“……我记得你跟我一样大。”

“我逗你的。”

“……”

几句话来回间,一株绿色植物在沙洲上生长起来,绿色的藤蔓直直地延伸上天,玄狐扒拉着枝叶往上跑,很快就到了肉眼都快看不清楚的地方。不一会儿,乌丸就感受到了自己精神动物传回来的精神波动,他一边动脑筋填补起了穹顶之上因为之前的入侵而导致的精神裂口,一边嘴巴不停。

“阳太郎好像关系跟你不错?”

“……”

“我知道他也是一个向导,虽然现在不算很像。”

“……他能和动物做交流。”

乌丸点了点头,“他最近和我说你在教他控制精神力,他已经开始能把自己的意志传达给雷神丸了,虽然还时灵时不灵。”

休斯眨了眨眼,眼中的戒备情绪淡了点,脸色也变柔和了:“他只是个孩子,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你似乎和小孩特别合得来呢。”

休斯没有答话。

乌丸似乎也不介意他爱理不理的态度,“根部也快到海底了,我有点找不到路,你让你家水母去带个路吧。”

休斯动了动手指,水母便钻入水中消失不见。

“谢谢,”乌丸让完成任务的玄狐从天上下来,然后集中精力攻克地底的裂缝,“……诶?”

“怎么了?”

乌丸打了个响指,植物开始萎缩,“那不是裂口。”

“……什么?”

“地底下那个,那就是普通的地层活动,像地底火山之类的——你知道那是什么吧?”

“……知道。”休斯虽是这么应着,但是还是有些迷茫。

“你的地层有活动,我猜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有一块陆地升起来了,”乌丸伸手抱住蹦下来的玄狐,摸了摸它的毛,“看来迅和你的临时结合比我们想象中要深入啊——诶你,脸红了吗?”

“…………没有。”休斯偏过头。

“行吧,随便你怎么说,”乌丸感到有些好笑,“怪不得你会那么快有结合热,说起来近界民的向导确实是挺厉害的呢,居然能把结合热控制得那么好。”

“结合热这种东西,经过训练都是可以控制的,这只是发生得太突然了,再给我多一点时间我自己也能修复好。”休斯干巴巴地回答道。

乌丸摸了摸玄狐的头:“你这是把你们国家的情报透露给我了吗?这样不太好吧?”

“你出去的时候我能把关于这里的记忆都抹掉。”

“这么残忍啊,我好歹还和你同年咧?”乌丸表情未变,慢悠悠地说。

休斯回过头,伸手用掌心覆盖上乌丸的额头。下一秒钟,他们都回到了房间里。

“那么我先告辞了,你好好休息,一日三餐还是要吃的,这几天我们会确保迅和他的精神动物不会靠近这里的——至少前者能保证吧。”

休斯站在床边,看着乌丸带着他的精神动物走向门口,“为什么要帮我?”你们明明可以直接让迅来和我绑定结合,他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乌丸停下脚步,没有回头,语气依旧慢条斯理,“怎么说呢……既然你住在这了,就算是一家人吧,至少暂时是一家人了哟。而且,强行结合不管是对哨兵还是对向导都不公平,迅桑也是这么觉得的。”

然后他便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休斯听着门锁落下的声音,深吸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右手贴上颤抖着的左眼皮。

乌丸走上了一楼,忽然间发现自己的记忆并没有受到侵害,他轻笑了一声,走向坐在沙发上闲聊的众人。

“大概是没什么问题了——你们还有给我留吃的吗?”

————————————————TBC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