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甚至混乱邪恶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谨慎关注

【WT/迅休斯】Croatian Rhapsody(003)

最近官方居然给我发糖了

我尖叫我飞升我奔跑我哭泣

总有不详的预感

但是既然官方都发糖了我自然要跪下叫妈妈

我也哭着继续码了

说是要写肉

结果还是没写出来【。


003.

“‘为什么你的精神动物会是一只水母’,我的天哪,”乌丸用机械一般僵硬的声音重复着那句话,“你的情商都被你家精神动物吃了吗。”

“这是一句赞赏吗?”迅的笑容有些尴尬。

“绝对不是。你老老实实说出来不行吗?”

迅用双手捂住了脸,“他才16岁。”他无力地辩解道。

“你当我傻吗,你的副作用告诉了你什么让你这么畏首畏尾?”

迅埋着头,没有回答。

乌丸等不到答案,只得长叹一声:“不管怎么样,你的哨兵能力失去控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虽然你没有了黑trigger但是你的本质还是黑暗哨兵,你需要一个足够适合的向导来帮你。”

“我知道。”迅低声回答。实际上他现在还是有点耳鸣——他仍旧处于感官过载的危险边缘。

“顺便问一句,你的精神动物哪里去了?”

“可能出去散心了吧,最近它总是特别烦躁,我的错。”

乌丸盯着迅:“……不要都把事情往自己身上背。偶尔也为自己想想吧。”

“你知道我没办法。”
 

 

休斯是睡到一半被惊醒的。他的精神动物悬在他的头顶,一直在试图用触手把他戳醒。

“你怎么——”

他一开口便止住了话头,在他的床前立着一头他从未见过的精神动物。

那是一头比普通体要更加巨大的金钱豹。它很焦躁但并不愤怒,它只是立在休斯的床边,静静地看着后者,眼睛里的光来自休斯的水母散发的光芒。

休斯没有见过它,但是他知道这是谁的精神动物。

敏锐而又疲惫不堪的猎人。

但是它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我不会帮你的。”他对着豹子说。

豹子抬起了头,自己身旁的水母居然就这样游了过去。

休斯啧了一声,这家伙到底还是不是自己的精神动物了,怎么整天胳膊肘往外拐。

水母的触角轻轻碰到豹子的头,散发出一阵柔和的光芒。休斯发现自己紧紧盯着自己的精神动物的行为有点蠢,深吸一口气自己转身扑到了床上。

身后有豹子轻微的叫声。

休斯把头埋进枕头里,不出声。直到身后豹子又叫了几声之后他长叹了口气,声音因为从枕头里发出来而显得闷闷的:“休息好了就回去吧,你在这里我会惹上麻烦的。”

豹子没有再出声。休斯闭着眼睛试图入睡,以为它已经走了。

直到豹子忽然又出声,这次声音极为尖利,吓得休斯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休斯自己就本能地感觉到了精神场的波动。

“…………不是吧…………”

休斯跳下床,还没靠近墙角烦躁不安的豹子,眼前就猛地闪现出一个熟悉的人影。

 

 

迅直到休息了也没有等回来自己的精神动物。其实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他从来没有上报过总部,虽然——迅想到这里笑了笑——这算是非常严重的精神力不稳定现象,不过他的预知能力告诉他不会有事,他也并不打算叨扰总部了。不过今日的情况……

算了,豹子呆在休斯那里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有事,大概休息好了就自己回来了吧。说不定,休斯那边也能帮忙稳定……迅想到这里就打断了自己的思路。

但是他思来想去都是在思考自己的精神动物的未来走向,万万没想到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等迅从被自己精神世界的震荡击昏的情况中回过神来时,却发现自己站的地方并不是自己的房间。这可非常不妙。

“又精神游离了吗……”他有些无奈地想着,并且打算左右环顾一下,看看所处环境再作打算。精神游离后的迅处于五感完全开放的状态,完全没有他本就很脆弱的精神屏障,这是极度危险的。

但愿这次他跑得不算远……

很快他就发现了这次他跑得真的不怎么远。

因为这是休斯的房间。

其实迅由于避嫌一直都有意远离休斯的房间,至于他为什么能马上认出来嘛……

“视觉提升三个桅度。”

迅干笑了两声,忽然间受到控制的视觉让整间房的样子清晰起来。他的五感都回来了。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动物在他的右脚附近亲密地磨蹭着他的裤腿,也能感觉到自己不远处休斯的水母在闪闪发光。

也能看见就站在自己面前的休斯,瞪着他湛蓝色的眼睛看着自己。

“哎呀,我的能力已经不稳定到这个程度了么……”迅自嘲道,休斯刚刚居然直接接管了他的五感,这个向导的强大能力出乎迅的意料。

休斯看着他,并没有做出下一步动作。他还穿着睡衣,头发乱七八糟的,看来刚从睡梦中惊醒,表情还有些迷茫,但是却并不缺乏锐利的眼神:“精神游离?”

“你是不是被吵醒了?真是不好意思哈我不是故意要进你的房间的,你继续去睡吧我马上就走……”迅哈哈笑着移开话题,却马上被休斯打断。

“你现在能走?”异界民带着淡淡地嘲讽反问道。

迅走了一步,发现自己原本艰难维持平衡的五感马上摇摇欲坠,屋子外面的水的流动声像具现化了一样打在他的脑门上,还有睡觉的呼吸声,客厅的钟摆声……统统冲进他的耳朵里,他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耳朵。在恍惚中他听到休斯似乎在说着什么,随后一根冰凉的手指触碰到他的太阳穴,他忽然间浑身一轻,发现过载的负担都消失了,他站在平静的海面上,只有海浪声有规律地一波波袭来,温柔地抚慰他紧绷的神经,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海风,带了点海水的腥味,但非常真实。

他在某个人的精神世界里。

迅刚刚意识到这点,脚下就失去了支撑,沉进了海里。他条件反射性想要挣扎,却发现一个眼熟的水母在他眼前飘过,迅其实对海里的生物并不熟悉,但他就是知道自己见过。他鬼使神差地停止了挣扎,看着那只水母游向了自己,并伸手试图去触碰它……

在触碰到它的那一瞬间,迅忽然感觉到自己触到了陆地。

他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休斯的房间里,此刻他正把休斯抵在墙上,低头埋在他的颈间贪婪地呼吸着对方令人安心地信息素,可是此刻那些信息素显得慌张而且……他迅速地推开。

“啊,这……”他试图平息自身的躁动。

休斯还靠在墙上急促地喘气,“你该回去了。”他匆匆地说。

“等——”

下一个瞬间迅已经站在自己的房间里了,他站在床边,为自己刚刚做的事而震惊。但他一闭眼,满脑子都是休斯带着水汽的那双漂亮的湛蓝色双眸。

————————————————————TBC

豹子的叫声如果动物世界没有唬我的话应该是挺魔音穿脑的【。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