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WT/迅休斯】Croatian Rhapsody(000-002)

今天好像是腊八,大家腊八节快乐~

好久没写文了手都生了……

WT那么多CP我偏偏萌了这对冷到死的,只好自割腿肉

是说我这个人平时那么污那么抠脚怎么写了有5000多字了居然连个接吻都没有还通篇不知所谓,大写的没救。

Tag都不知道怎么打。

加入了哨兵向导设定,但是并不想搞大新闻。

 

原作:world trigger境界触发者

CP:迅悠一×ヒュース(休斯)

(有轻微的阿纳朵拉×休斯的前情提要)

000.

“……这是哪?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在看着面前貌似从来就不着调的敌人——似乎现在已经不能算是单纯意义上的敌人了——向自己提出了投降的建议之后,休斯觉得他今天活得很不真实。在坐上了迅的车之后,迅带他去的地方并非他之前在飞船里所窥见的那个总部大楼,而是……他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还是因为自己混乱的大脑让记忆出现了差错,他如今用尽所有精力只能让自己堪堪躲开自己破裂的精神屏障和身边哨兵的的共鸣反映……

“啊……这是我们玉狛支部,”迅停下车并且熄了火,转过头乐呵呵地看着休斯,仿佛一点也没有察觉到两者之间的共鸣,“你来这里会比去本部有趣多了……嗯,我的副作用是这样告诉我的。”

 

 

001.

休斯的向导能力真的能瞒得住总部吗?

修看着游真和鬼怒田的背影想。

刚刚在会议里休斯的确展现出了他那不一般的向导能力,如果换做修的话,在这么多位高位哨兵前面,早就被强大的精神压迫吓得丢盔弃甲了,然而休斯完完全全地将他的向导之力收敛了起来,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人。如果不是修和游真在玉狛分部早就知道了他的向导身份,肯定也被骗过去了。

比起刚被迅带回玉狛支部那会儿精神场紊乱的样子,休斯恢复得是相当不错啊。

撇去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修加快脚步跟上了游真和鬼怒田。不知道总部放过休斯是为什么,他们现在又是去哪儿?

在越过技术部走进那个小房间之前,修一直以为捡了个异界民还是个强大的未结合向导已经是他所遇到的最令人吃惊的事情了,直到他看到那个黑色的螃蟹样拉德在控制员的操纵下苏醒过来并且用阿纳朵拉的语气开始说话时,才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本大爷都说了,”阿纳朵拉的螃蟹形态用不耐烦的语气说道,“什么都会告诉你们。”

在鬼怒田解释了一通之后,游真摸了摸下巴:“原来如此,因为有这家伙在才那么痛快地放了休斯一马啊。”

“就是因为他实在太配合了,所以我们才想要借用你的能力测试一下,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够看出真假。”

“嗯~我至少知道刚才你不是真的想要拷问休斯哟。”

鬼怒田因为被游真说中了真相而有些恼羞成怒,但是游真并没有再继续纠结下去,而是看向了已经有点不耐烦的阿纳朵拉:“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我听着呢。”

鬼怒田也问起了阿纳朵拉螃蟹:“你们为什么要侵略我们,我想知道你们的目的。”

“啊啊——”阿纳朵拉螃蟹的爪子挥动起来,“补充军队啊,其他国家不也会派士兵……”

“你知道我不是问的这个,”鬼怒田冷静地打断他,“为什么这次你们搞了这么大阵仗,甚至出动了有黑触发力的大规模远征队伍,军队扩员用得着这样吗?”

“那是因为,阿弗特克拉特的‘神’就要死了。”

“神……?”

“我假定你们已经知道了触发器是根据哨兵和向导能力进行定向强化的武器——虽然玄界猴子对这方面的研究一直处于可悲的初期阶段,但是这个应该还是清楚的吧,”阿纳朵拉丝毫不介意鬼怒田在玻璃那一侧翻了个白眼,“我们的国家都是建在星星上,这些星星都是用触发器做成的,‘神’就是被塞进这种女王触发器里的活祭,一般是很强大的向导。”

修的心沉了下去。强大的向导,所以他们试图掳走精神力惊人的千佳。

“这些向导被触发器同化,”阿纳朵拉继续说着,“一直守护这个星球直到寿终正寝。如果‘神’死去了,那么星球也会死去——阿弗特克拉特过不了几年也会变成这样,所以我们才会花大阵仗去寻找一个新的‘神’,一个新的足够强大的向导。”

“所以你们打算把我们的队员抓回去当下一个活祭品吗?”鬼怒田轻蔑地说。他的语气听起来并不紧张。当然不紧张了……修心里想,如果神之国的计划成功了,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开什么玩笑,哪有这么好找啊,”阿纳朵拉的声音听起来更加不耐烦了,“我都说了要强大的向导,极其强大的向导,不是那种在哨兵面前一下子就暴露自己的向导,强大的向导甚至可以在任何情况下不让任何人察觉到自己的向导能力,这样才能通过触发器用精神力实体化一个足够空间的星球出来,我看你们也见不到几个……”

修和游真迅速地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说到这个,”阿纳朵拉说,“这次好像真的找到一个,那家伙怎么样了,被抓走了吗?”

“无关的话题少说,”鬼怒田滴水不漏地把问题堵了回去,“既然你们的目标是寻找强大的向导,那为什么你要闯入普通人的基地去?”

“这是指挥官给我的命令,我只是遵守而已。”阿纳朵拉挥了挥爪子。

“来了,”游真说,“他这句在说谎。”

鬼怒田马上拉下了脸:“注意点你的嘴巴,我们已经从其他俘虏那里套出了情报,现在只不过是对照口供……”

“其他俘虏……?”阿纳朵拉的声音忽然因为疑惑模糊了一下,“——啊哈!休斯吗!真是活该!这个废物被抛弃了吗!不过,大叔,说谎可不好啊,那只忠犬绝无背叛国家的可能,他死都不会说一句情报出来的。”

“诶……你还真了解他啊。”游真感叹了一句,修却发现前者的脊背忽然紧张地挺直了。

阿纳朵拉那么了解休斯……他会知道休斯是一个向导吗?修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可以给你们所有你们想要的情报,反正我想要回去杀尽那些背叛我的家伙,你们自己斟酌吧。”

鬼怒田看向游真,游真用审视的目光盯着螃蟹状的阿纳朵拉:“他是真心想帮我们的,不过除了报仇他还有其他的目的。还有什么其他要问的吗。”

鬼怒田点了点头:“要问的东西还很多,不如螃蟹你先告诉我们你们对于触发器的研究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你们这一批先遣部队大部分都是未结合的哨兵和向导,在没有结合的情况下他们是如何达到这样的战力水平的?”

“海林和米拉大概回去就会结合了吧,他们的相容性很高,这件事很早就定下了,”阿纳朵拉说,“像剩下的这些哨兵的都会接受军方的监测,找出和自己相容性最高的向导,然后定期提取他们的向导素注射入我们头上的角里面,用于稳定哨兵的能力和精神力。当然这也要看哨兵的能力,能力最强的黑暗哨兵光靠向导素是不行的,需要有向导定期做疏导或者随行进行疏导,不一定是结合的,经过训练的向导只要相容性足够高可以对任何哨兵进行疏导,不过一劳永逸的方法还是结合。”

“看来都有经过相关的训练啊,那你们呢?”鬼怒田说,“你和那个叫维萨的,都是黑暗哨兵吧,不用向导随行吗?”

“我们有向导随行啊,说来真是可笑,他们就这样丢下休斯回去了,在飞船上真的不会出事吗,毕竟只剩下一个向导了……”

修忽然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与此同时游真那一侧也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担忧情绪。

“等等,你什么意思?”鬼怒田瞪大了眼睛追问道,“你们的随行向导是谁?”

“休斯啊,”阿纳朵拉迷惑地回答道,“不是吧——你们连那个废物是向导都看不出来?”

002.

这个情况可真的没有料到啊。

修想起了临走前乌丸前辈和迅前辈不要将休斯的向导身份外泄的叮嘱,觉得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了自己和游真的掌控——他偷偷瞄了一眼游真,发现对方仍旧挂着纯良的表情,但是眼神已经散开了,肯定是神游了。他不禁叹了口气。

“休斯是向导,他和我的相容性最高,当然他是最新的试验品,本身就有很强的战斗力,”阿纳朵拉说到休斯的情况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修的错觉,总觉得他语速加快了,“虽然是我的随行向导但是在远征之前就已经因为各种原因和我没有精神力上的交流了,维萨已经结合过了,短期远征不需要太多的疏导。”

“所以你才会狂化?”鬼怒田问道,很自然地把情报和之前阿纳朵拉失控大闹指挥部的行为联系了起来。 

“啧,一部分原因,是吧,”阿纳朵拉似乎有些焦虑,爪子敲打在台面上喀拉喀拉响,“那个废物…………”

“你说的这个废物可是骗过了我们总部所有人的眼睛的向导,”鬼怒田嘲讽道,修感到了一丝心虚,“关于他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阿纳朵拉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出声,“……水边。”

“什么?”

“我说把他关在水边,如果可以的话,关押地点离水近一点,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样对大家都好。”阿纳朵拉的语气忽然暴躁了起来,分隔阿纳朵拉螃蟹和鬼怒田一干人等的玻璃忽然间颤抖了起来。鬼怒田和修、游真都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们差点就忘了,就算本体已经消亡,阿纳朵拉仍旧是一个黑暗哨兵。

“我想你们可以下次再来问。”控制员在旁边轻飘飘地提醒道。

离开了房间后,出乎修的意料,鬼怒田并没有对休斯的行动作出新的指示,他只是在思考着,然后送修和游真出了大门,林藤部长在门口等着两个玉狛第二的成员。

“你们回去之后,把知道的情报告诉迅。”鬼怒田叮嘱道,“虽然我猜他的副作用已经告诉他了。”

“什么?”林藤似乎不是很在意地问道。

“休斯是个向导,还不是一般的向导,他强大到能够把忍田都骗过去。”

“噢。”林藤缓慢地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游真和修。

不是我们做的呀!

修在内心哀嚎,而游真在上车后则实实在在地把这话说了出来。

“我想也不是,看来是那只俘虏螃蟹告诉总部的?”林藤一边开车一边回答道。

“是的。看起来阿纳朵拉和你关系还挺近噢,不过他真是太嫌弃你了。”游真说着,后半句话是对着坐在身边的休斯说的。

休斯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他听完游真的话神色更加僵硬起来。

“你们是想套我的话吗,”他不悦又戒备地说,“我和他本就相处不来。”

“可是你们相容性高,”修有些不确定地说,“我想你们的关系远不止这么简单。”

“你想多了。”休斯很简单扼要地结束了这次谈话。接下来的时间他都只是望着窗外,连一丝一毫向导的气息也没有显露,修也无从探查他的情绪。

迅的副作用的确已经告诉了他发生的事情。但是他还是笑眯眯的样子,修将这个表情译作“一切还尽在掌握中”。

“不过安顿在水边这个真是太巧合了……”迅在玉狛支部外迎接了众人,在走回支部的路上从修和游真的口中听了阿纳朵拉关于休斯的奇怪叮嘱,“大概这也是鬼怒田没有转移休斯的原因之一吧。”

“之一?”游真敏锐地察觉到了迅的用词。

迅只是笑的更厉害了些:“鬼怒田专门要求你们把休斯是向导这事告诉我是吧?”他一边说一边望向一路上心情看起来都非常不好,此刻听到他的话表情更加差了的尽量走在离他最远的位置的俘虏,“你其实不用这样,我又不会把你吃了是吧,休斯?”

休斯没搭理他,但是表情非常恼怒。修试图探测他的情绪,仍旧一无所获。

一个全副武装的向导,修默默在心里评价道。

迅并没有试图掩饰嘴角的笑容,即使他如果带着过于灿烂的笑容回去一定会引起乌丸的注意,他也并不打算藏起自己在调戏完休斯后的愉悦心情。这情绪有些突兀,但是迅并不讨厌它。在解除对休斯所穿的帽衫的审视并进入玉狛支部的时候,迅看了一眼围绕着玉狛支部的水域。

不知道是不是他错眼,他好像在本应该空无一物的水域里看到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母游了过去。

乌丸带着休斯走回了原本关押休斯的地下室。

“我必须得说,迅很在意你。”他一边下楼梯一边对仍旧沉默的休斯说,“我从来没见过他对谁露出这么明显的情绪。”

一直闷声不吭的休斯忽然出声了,“他是一个哨兵,他的情绪理应更加激烈。”

“黑暗哨兵,我相信你已经知道迅是个黑暗哨兵,而且他虽然未结合,但是和阿纳朵拉截然不同,”乌丸打开了地下室的门让休斯进去,“我也不多说了,我想你也应该多少知道一点,我也不是在乱说,毕竟你扔开了我给你的衣服居然就穿了迅桑上次留下来的帽衫,哥哥我很伤心啊你造么。”

说完他干脆地当着瞪圆了眼睛看他的休斯的面把门关上了。

休斯瞪着被关上的门,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先骂一句还是应该慌张乌丸居然发现了华点。等他放弃纠结的时候,脸有点发烫。

他发誓他不是有意拿迅的那件帽衫出门的,他只是随意挑了一件顺手的。但是他无法反驳乌丸的话,这件帽衫上的气息让他感觉很舒服。休斯熟悉这种感觉,但和敌人相容性太高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长叹一口气,扑到床上把头埋入枕头里。但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个微小的精神波动像涟漪一样传了过来,轻轻触动了休斯建立在身边的小型精神屏障。他猛地一个激灵抬起头,湛蓝色的眼眸望着虚空中的一点,眼神似乎直直穿越了墙壁投射到远方。

“阿纳朵拉……?”

他有些惊恐地小声念道。

当那头巨大的虎鲸将天空当做海域直直地朝玉狛支部冲过来的时候,其实迅并不是一点预感都没有。只是这个画面太过于玄幻以至于他以为这只是他哨兵能力的又一次暴走导致的幻觉。

当他和玉狛支部其他人冲出门的时候,看见的是一只不太符合常规大小的精神动物在疯狂地冲撞乌丸的精神屏障。

“精神屏障短期内没有问题,这只虎鲸受伤了,战斗力并不是很强……”乌丸安慰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即使大家已经被那只精神动物的攻势惊到,但是这并不能阻止木崎的白虎冲上去朝屏障外的虎鲸愤怒地嗥叫,“木崎你冷静一点!虎鲸是水生动物,陆生动物和水生动物怎么打架!”

“现在是说这个区别的时候吗!”游真大吼,“这头虎鲸都上天了!”他的鹰在天上不安地拍打着翅膀。

迅仰头看着天上的虎鲸,这头精神动物并不是他熟悉的人的精神动物,而且它已经……遍体鳞伤了。身上满是划痕,还有一些刚刚在冲击精神屏障的时候造成的撞伤,他的主人并不在附近。虎鲸撞击屏障带来的每一次冲击都让迅本已很脆弱的头脑更加昏涨。不要在这个时候五感过载啊……他在内心默默祈祷着,表情都要挂不住了,他的精神动物悄然无息地出现在他的脚边,烦躁地吐着鼻息。很好,至少它还是听话地呆在原地——是说为什么他的精神动物会想冲上去和一头虎鲸干架?

“大家——”

他趁机放弃思考这个问题,顺着修的叫喊回过头。

一只巨大的水母漂浮在玉狛支部的上空。

仿佛世界都安静了下来,迅盯着这个巨大的水母,看着它朝屏障边缘移动,差点没有发现自己的嘴巴还维持着张开的动作——他竟然觉得这个水母似曾相识?!

水母的其中一只触手透过了精神屏障,迅速地触碰到了狂暴的虎鲸,然后在大家的注视下,虎鲸就这样安静了下来。迅速地,它消失了。

水母在虎鲸消失后收回触手,自身也迅速缩小,它一边缩回了普通水母应有的大小,一边飘落到了迅的面前。

迅看着它在自己眼前稍微停顿了一下又降入了水中,猛然间深吸了一口气。

他见过这个水母,就在早一点的时间他带着休斯一行人回玉狛的时候。

迅猛然间回头冲向地下室,连叮嘱乌丸加固精神屏障的话都来不及说,等他打开地下室的门的时候,看见休斯面向着墙壁,正好对着室外发生的一切。

而一只晶莹剔透的小水母漂浮在他的身边。

休斯回过头来,脸色苍白。

“……我好奇的是,”迅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它听起来有些奇怪,“为什么你的精神动物会是一只水母。”

休斯湛蓝色的双眸波澜不惊,他甚至还扯了扯嘴角:“大概是因为它们大部分有毒吧。”

————————————————————————
本文的中心句是,虎鲸上天了(。

TBC.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