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学生米×家教英的小短梗

阿呆妹纸在ASK上点的……

————————————————————————————————————————————

  出生在华盛顿的阿尔弗雷德遇到了他18岁的人生中最麻烦的一件事。

  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家庭教师。


  事情起源于一年前琼斯太太满带着对不成器的贪玩儿子的担忧给阿尔弗雷德找了一个据说是牛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作家庭教师。当亚瑟·柯克兰推开门的时候,遇到的便是因为上课占用了打球时间而气鼓鼓的阿尔弗雷德的脸。而这位似乎还没有自己高,身形瘦削,有着一头金发,眉毛浓密的家庭教师给了阿尔弗雷德一个出乎意料的初印象。

  “只要考个好成绩出来,我就和琼斯太太说让你到我家去学习——我会在那一个下午的时间里假装你在我家而不是去打球还是干什么的。”

  阿尔弗雷德对亚瑟充满了兴趣,大概是因为他所经历过的家庭教师里只有亚瑟看出来他只是为了玩疏于学习而不是脑子不好,又或者是因为亚瑟有点拿腔拿调的英式英语——他似乎死都不肯改口就算这让他显得格格不入,又或者……阿尔弗雷德总是想起他第一次走进自己的房间时,那双明亮的祖母绿色的眼睛和紧紧抿着的浅色薄唇。

  于是阿尔弗雷德开始学习,那些高中课程难不倒他,成绩有起色的时候亚瑟果然履行承诺让琼斯太太放阿尔弗雷德出门到亚瑟的公寓里上课,有时候阿尔弗雷德会趁此机会去打球聚会,也有时候他会乖乖地坐车去到亚瑟的公寓接受一个下午的学习辅导。后来后者发生的几率越来越大,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喜欢亚瑟的公寓多过球场,每次他去亚瑟都会从厨房端出一碟司康饼和一杯红茶给自己,虽然平时最喜欢的是可乐和汉堡,可这不会阻碍阿尔弗雷德把他们全部吃尽喝完。

  阿尔弗雷德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亚瑟。于是他决定设下一个小小的陷阱。

  在临近毕业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对亚瑟说:“如果我考得很好,我要奖励。”

  亚瑟当然答应了,这听起来就像普通的撒娇……只是他忽略了阿尔弗雷德嘴角的笑。

  于是在那个蝉鸣响彻天空的夏天,阿尔弗雷德打开亚瑟公寓的门,把麻省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放到对方桌上,一把搂住了向他走来的家庭教师。

  “我说过我要奖励的。”他笑着对他的家庭教师说,然后低下头吻住了亚瑟。

  “……不接受反对意见。”


——————————————
死啦!我又开始纠结起我们的数学老师高三换不换!!!!QAQ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