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米英]绝对机密 04(R18有,完结)

CIA×MI6 ABO设定 米英only 其他国拟地区拟出没

ABO设定R18(NC17)注意,不适者最后有几段可以略过不看………………

爆鸡血爆字数完结,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半夜睡不着爬起来写到早上我这是怎么了啊……

这几天写的R18比我之前三年写的总和还多……

“伊万·布拉金斯基,”卢娜按了一下按钮,投影机便在屏幕上投出了一张年轻的军官的脸,米白色的头发和紫色的眼眸都带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这次行动的目标,克格勃系统重要领袖之中最年轻的一位。叶卡捷琳堡密盒的钥匙就由他随身携带。”

“有什么其他更加详细的资料么?”亚瑟问道。

“没有,”卢娜皱了皱眉,“查不到……只知道他会参加明天在叶卡捷琳堡举行的酒会。”

“卢娜用Omega信息素去诱骗目标,”阿尔弗雷德看了一会儿资料之后说,“钥匙得手后亚瑟你负责拿走钥匙,我去接应卢娜。”

“那么就等下车后奔赴现场了。”卢娜啪地一声把笔记本电脑关上。

 

 

“A就位,B?”

“B就位。”亚瑟把领结往外拉了拉,让自己的喉咙舒服一点,他坐在酒会举办地的一个角落里,拿着一杯伏特加,眼睛却盯着酒会另一端卢娜的身影。

“H就位。”卢娜的声音从耳麦里传出来。亚瑟看着她从旁边的侍应生盘里拿过一杯酒,微微仰头喝了一点,然后马上换了个表情朝目标走过去,每一步都透着妩媚。哦,谁能想象到之前在火车车厢里那个整天窝在电脑前面的邋遢女人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B?不要一直盯着H那边,喝点酒,要不会被人看出问题。”

“我酒量很差。”亚瑟转过头,看见阿尔弗雷德的身影在另一边闪现,后者也拿着一杯酒,穿着西装显得英俊挺拔,亚瑟撤开目光。卢娜正在和目标交谈着,看起来进展不错。

“就喝一点,刚刚已经有一个女人在看着你了。”

亚瑟假装不经意间偏过头,看见一个有着米白色长发绑着蓝色蝴蝶结的年轻女人正面无表情地望着自己,肯定不是想要来和自己搭讪。亚瑟收回视线,把那杯酒送到嘴边,浅浅地抿了一口。

然后他马上感觉到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

“……阿尔,”亚瑟把酒杯放在一旁的台上,站起身,“伏特加和你给我身体注射的混淆信息素会起冲突吗?”

耳麦里静了一瞬。

“我不知道,”阿尔弗雷德的语气很明显紧张了起来,“你现在感觉如何?”

“不太好。”亚瑟说。其实是非常不好,他的身体好像发现自己被骗了,那些发情期的症状开始隐隐约约地回到自己身上。这可非常危险,在大庭广众之下发情,亚瑟能想到的结果都是惨不忍睹的。

“你站在那别动……”

亚瑟看到阿尔弗雷德也站了起来,朝这边走过来。

“别,”卢娜的声音忽然插进来,带着一丝紧张,“A,别去。布拉金斯基刚刚往那边走了。”

“什么——”阿尔弗雷德猛地顿住脚步。

“他刚刚离开了,往亚……B那边走过去了。”卢娜的声音焦虑起来,“我想是因为Omega的味道……”

亚瑟浑身僵硬地转过来,看见一个米白色头发的斯拉夫人站在自己面前。

“先生……”他努力地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奇怪。

“你是想被全场所有人盯着发情还是和我去躲一躲?柯克兰先生?”伊万·布拉金斯基靠近了他的身体,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亚瑟目瞪口呆地望着伊万,不知道他该为哪件事情——发情期再次到来或者是身份暴露——而更担心一点。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快疯掉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焦虑,他现在想把身边所有能踢的东西都踢个遍。“卢娜,”他说,“计划改变,你在外面等着拿钥匙,我去找亚瑟。”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抬脚往伊万搂着亚瑟离开的方向奔去。

 

 

 

一进到房间里亚瑟就挣开了伊万的手。虽然同为Alpha,可是亚瑟对面前的伊万一点好感都没有。伊万的味道闻起来像北冰洋的海水那样冰凉刺骨,并不像阿尔弗雷德那样吸引自己。他本来也没想到自己能挣开伊万的手,挣开之后亚瑟有些惊奇地看着伊万。

“亚瑟·柯克兰,我查过你们的资料。”斯拉夫人的英语带着一点俄罗斯口音,却是慢条斯理地说出来的,伊万看起来一点都不惊奇,“我参加酒会的消息也是我让人放出去的,要不你们根本没法得知我的行踪。”

“为什么?”

伊万看着亚瑟,“你们MI6是知道叶卡捷琳堡密盒里装着的是什么的,”他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我和你们一样不希望那件东西面世。但是那些老家伙不听我的劝,于是我想借助一点外力来表达我的抗议。”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黄铜钥匙,扔给亚瑟。

亚瑟接住了钥匙,却仍旧看着伊万。

“别问我为什么了,”伊万看起来还是那副优哉游哉,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有时候事情没那么复杂。我的姐姐也是一个Omega。”

亚瑟皱了皱眉头,刚想说什么,门就被无声地打开了。阿尔弗雷德冲了进来,用枪指着伊万。

“你听到了。”伊万对着阿尔弗雷德说。

“对,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阿尔弗雷德毫不客气地说,“我们必须装作你被袭击了然后钥匙被偷走,你不可以一根毫毛不伤就走出去。”

“你想怎么样?”伊万问道。

阿尔弗雷德盯着伊万的脸,然后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把他往墙上狠狠一撞。

伊万完全没有想到阿尔弗雷德会来这样一手,额头砰地一声撞在了墙壁上,然后阿尔弗雷德松开了手,伊万扶着额头靠墙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真狠,”他笑着说,“果然不该对别人的Omega出手。”

阿尔弗雷德没理他,对着耳麦的另一头说:“卢娜,该你接手了。”

卢娜几乎是马上出现在门口,她默不作声地走进来,接过亚瑟扔过来的钥匙,然后走到伊万面前,拉起他的一个胳膊把他扛住。

“走吧布拉金斯基先生。”

“啊,”斯拉夫人被拖出房间的时候还是笑着的,“那个,这房间我今晚可是定下的,别浪费了。”

 

 

卢娜抓着伊万的胳膊从酒店的员工通道走出来的时候,夜色已深,卢娜走了几步之后停住了。

一个米白色长发的女人站在她的面前。

“卢娜小姐,请把你肩上的那一位给我吧,我们会妥善处理的。”她用清冷的声音面无表情地说到。

 

 

 

阿尔弗雷德把门关上,然后拉上锁。

“现在我们怎么办——”他一回过头就发现亚瑟已经冲过来搂住了他,诱人的香气再一次飘进他的鼻腔,阿尔弗雷德深吸一口气。

“亚瑟……”

“别说话,”亚瑟把他搂得更紧了一点,“我发情期又来了……我刚刚忍得很辛苦。”

我也忍得很辛苦啊,阿尔弗雷德在心里无奈的说。

“我刚刚发现,”亚瑟仰起头,鼻尖蹭过阿尔弗雷德的脖侧,阿尔弗雷德觉得而自己脖颈上的皮肤绷紧了。“你的味道真的很好闻……”

“亚瑟,冷静一点……”阿尔弗雷德试图保持自己的理智,“你现在在发情,你……”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亚瑟伸出舌头舔了舔阿尔弗雷德的脖子,“只有你的味道能吸引我的身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这样……”

阿尔弗雷德一怔。原来不是他一个人这么想……阿尔弗雷德之前也在想这个问题。之前他也遇到过Omega,在大学的时候也有Omega女性向他示爱,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Omega的气味像亚瑟的那样诱惑着他……他原以为是亚瑟未被标记的时间太长导致发情期强烈的原因。

但是他曾看过一本书上有些过一种论调。虽然Omega和Alpha天生适合配对,但有时候Alpha必须遇到那个与他气味相契的Omega才算是真正的结合。曾经的阿尔弗雷德对这种说法不置可否,但是现在他不禁怀疑这个结论真的存在……

“我觉得这像是注定的……我和你的气味互相吸引……”亚瑟的手攀上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他呢喃着,下巴抵在阿尔弗雷德宽阔的肩膀上,偏过头贪婪地闻着阿尔弗雷德的气味。是那种温暖的北大西洋的水汽的味道,现在又再次萦绕在亚瑟的鼻尖,让他发出满意的叹息。

转瞬间他两人的位置倒转,阿尔弗雷德把亚瑟压在门板上,靠近亚瑟的脸颊,鼻尖蹭着鼻尖,眼眸对着眼眸。

“你真这么觉得?”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带着年轻人应有的力量。像一个充满魅力的危险陷阱。

亚瑟看着对方的双眼,那是天蓝色的。在亚瑟醒过来走出火车车厢里那个小房间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是属于海天相接处的澄澈的天蓝色,真美的颜色,亚瑟想。

然后他再次揽住阿尔弗雷德的脖子,吻了上去。

阿尔弗雷德马上进行了回应,他的舌头灵巧地滑入亚瑟的口腔内,娴熟地扫过口腔壁,熟悉的触感和动作让亚瑟变得更加兴奋,他开始呻吟出声,下体渗出液体。阿尔弗雷德暂时离开了亚瑟的唇,随后打横抱起亚瑟,往房间中央的床走去。

被扔到床上的亚瑟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阿尔弗雷德爬上床,再次吻住了亚瑟,手也开始不安分地解开亚瑟的西装,感觉到对方动作的亚瑟也伸手去扯开阿尔弗雷德身上的三件套,但是无奈发情期的影响,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给他去干这些事情了。

阿尔弗雷德扯掉亚瑟的衬衫,指尖划过对方胸前挺立的两点,果不其然听到身下的人发出细碎的呻吟,他一路往下,在对方的腰腹处流连,嘴则在亚瑟的脖颈处舔咬厮磨,让自己Alpha的气味覆盖对方。亚瑟身上发出的香味简直是催情的良药,阿尔弗雷德再次深吸气,手滑向亚瑟的大腿内侧。

亚瑟的身体颤抖起来,他在阿尔弗雷德把他的双腿抬起的时候偏过头去,试图掩饰自己脸颊的热度和不自觉的呻吟。阿尔弗雷德亲吻着亚瑟的大腿内侧,Alpha强烈的占有欲现在正在他的大脑里叫嚣着让阿尔弗雷德把亚瑟的每一个地方都用自己的气味宣誓主权。他再次吻过亚瑟的大腿的皮肤,同时用一只手撸动着亚瑟勃起的欲望。

亚瑟呜咽着射了出来,阿尔弗雷德把沾着精液的手伸入亚瑟的股间稍微扩张之后便把手指抽了出来,抬高对方的腿将自己饱胀的阴茎完全没入。

亚瑟以Omaga的本性尖叫起来,巨大的异物让他一时间无法接受却又让他获得了无限的快感。无需去寻找敏感区,阿尔弗雷德脑内还深深地印刻着上一次侵占这个地方的记忆。他一次又一次地抽插,每一次都划过对方的敏感区,身下的Omega的呻吟愈发甜美,让他的下身变得更加粗大。亚瑟终于又射了第二次精,被折腾得筋疲力尽的Omega躺在床上双腿打开,微闭着眼睛,内壁在等待着标记的到来。

阿尔弗雷德却在这时停止了攻势,他弯下身子,在身下的人的耳边轻轻吹气:“我要听你说……”

亚瑟睁开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似乎思考了几秒钟,然后笑着吻上对方的唇。“我是你的。”他慵懒的声音要命地诱人。

阿尔弗雷德再一次碾过亚瑟内壁的敏感区,然后再次深入,深入……深入到那个为注定的Alpha准备的位置,然后形成一个结。

“我想我爱你,亚瑟。”阿尔弗雷德喃喃道,将一切欲望尽数发泄在亚瑟体内。

 

 

“斯科特·柯克兰。”红发青年伸出手和面前的女子握了握。

“卢娜,”卢娜报上了自己的姓名,“那么,面前的这个小箱子就是我们这次的任务?”

“没错。”

“辛苦你把它偷出来,”卢娜看到对方的脸上有倦色,“这东西到底是什么那么重要?”

斯科特沉吟了一下,“这个东西是一种生化武器的制作方法,”他说,“专门对付Omega。”

卢娜想到了伊万的话。果然这种东西本就不应该出现。Omega和Alpha 还有Beta,都是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的东西,失去了哪一个都会造成不平衡。因此不论是己方还是敌方都有人在努力地为了维持这种平衡而抗争。

“我们一起开?”她问道。

斯科特把钥匙插进去,卢娜在同一时间噼里啪啦按下几个号码。

封尘多年的密盒咔哒一声打开。

 

 

“我们以后还会见吗?”阿尔弗雷德问道。

他们站在马路边准备过马路。亚瑟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现在的他散发着一股平和的香气,向所有人宣告着他是一个被标记了的Omega,而阿尔弗雷德的气味环绕着他。

“不知道。”亚瑟说,他直直地望着马路对面,但是还是没能掩饰他变成粉红色的耳朵。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偷笑起来。

看来他的Omega还是没能适应现在的新情况。

“这是机密事件,你回去之后对谁都不能透露。”

“你是指这次任务?”

“不,”亚瑟怒视阿尔弗雷德,“是我的问题。”

“哦,那肯定不会说的,这可是绝对机密的事情不是么甜心~”

“不要,叫我,甜心!”亚瑟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阿尔弗雷德笑了起来,然后他看见了马路对面卢娜和一个红发青年(那一定是斯科特,阿尔弗雷德想)在朝他们挥手。

于是他揉了揉亚瑟的头,搂过对方,在人行道亮起绿灯之后笑容满面地朝对面的搭档走过去。

风轻轻拂过,吹散一阵夹杂着奇异香味的北大西洋水汽。

 

 

“嘿,我觉得我给我的兔子想好了名字。”卢娜站在路的对面,忽然扭头对斯科特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斯科特有点困惑地皱了皱眉头,但是什么都没说。


——————————————————End——————————————————


大家猜兔子到底被取了什么名字啊~~


=============================================

这篇文整体上就是MI6的眉毛遇上CIA阿米的完全和这两个身份没什么关系的纯爱故事w(。)阿米为了任务假装和眉毛来了一发但是后面发现眉毛比他想象中可爱味道又好就喜欢上了,眉毛则是因为阿米之前的纯好男人形态和Alpha气味吸引所以也喜欢上了对方w感情处理还是有点匆忙,剧情安排也略薄弱……果然要回去修炼QAQ

嗯全文完结了撒点花www其实没想到有这么多妹纸来看这篇文QvQ谢谢看到最后的你们。等我高三完了之后我回来开米英版火炬木的脑洞!!!(谁理你)


by早晨倒下去睡到中午爬起来写后记的某茶



评论(18)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