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米英]绝对机密 03

CIA×MI6 ABO 米英ONLY

阿尔弗雷德推开门,看见卢娜在电脑屏幕发出的光的照射下显得阴森森的脸。

“……干嘛那样看着我?”

“没事,”卢娜把目光放回电脑上,“我只是在和我自己打赌你到底有没有控制住而已。”

“……在你眼里我是那么没节操的人吗?!”

“嗯哼,”卢娜笑了,“不,我的意思是,那个Omega实在是太……据说Omega越晚被标记,发情期就越强烈。而且使用抑制药后会加重这种现象。……亚瑟·柯克兰多少岁了?”

“23.”

“哇哦,”卢娜露出一副很夸张的表情,“太佩服他了。他怎么忍下来的?我的意思是——他好像一直没有被标记?”

“听着,卢娜,”阿尔弗雷德坐在卢娜对面,露出一副很沉痛的表情,“……我现在不是很有耐心,你能说正事吗?”

“哦哦好的,”卢娜把电脑屏幕转了90度,以便她和阿尔弗雷德都看得清楚,“文件全都湿掉了幸好你有拍下来……话说你拍下来为什么还要拿走文件啊?”

阿尔弗雷德做了一个鬼脸:“我忘记戴手套了上面有我的指纹……”

“不要用那么白痴的理由来搪塞。”

“好吧,那个时候太紧急了我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因为你知道亚瑟他正在和我抢嘛!具体理由你让我再想想,你继续。”

卢娜翻了个白眼,“密码可以解决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我们需要一个钥匙作辅助才可以。”

阿尔弗雷德手一抖差点把卢娜的电脑屏幕拍下去:“钥匙?!”

卢娜手伸到阿尔弗雷德前面,戳一戳电脑屏幕上的一行字,然后坚决地护住自己的电脑:“上面写了,钥匙是必须和密码一同使用才可以打开叶卡捷琳娜堡的那个保险柜。还有,别碰我男人。”

“谁要碰你男人……”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眼角抽了抽,“他……它又不是个Omega。”

卢娜用富含深意的眼神扫过他。

 

 

 

亚瑟终于清醒过来并且可以控制自己身体时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他头还是有点晕,摸到旁边的衣服便扯起来穿,穿到一半才猛然间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他会光着身子?而且……发情期似乎已经停止了。

 

阿尔弗雷德靠在墙上,看着那扇门猛地打开,然后亚瑟出现在他的面前。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阿尔弗雷德在看见亚瑟的那一瞬间还是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亚瑟的脸颊还是残留有一些粉红色,嘴唇好像有点肿(阿尔弗雷德开始反省自己之前的行为)。衬衫有点皱,而且少了几个扣子(阿尔弗雷德更加深刻地反省了自己之前的行为),所以亚瑟的皮肤在扣得乱七八糟的衬衫下若隐若现。阿尔弗雷德吞了吞口水。

亚瑟看起来有点,不对,非常地怒气冲冲。他看到了阿尔弗雷德之后冲了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却在嘴唇抖了半天之后才犹犹豫豫地吐出一句话:“……你……标记了?”

阿尔弗雷德忍住自己要笑出来的冲动,他发现亚瑟比他想象中可爱。接着一声噗嗤从车厢的另一边传过来。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同时扭头,发现卢娜在电脑后面笑得春风满面。

“亚瑟·柯克兰,MI6特工先生,”她的声音仍旧带着笑意,“请相信作为CIA特工阿尔弗雷德不会干出这种事的。”

“我只是让你的身体认为你已经被标记了,”阿尔弗雷德说,咧开了嘴,“现在可以先松开你的手吗?”

亚瑟放开了揪着阿尔弗雷德的衣领的手,脸颊又浮现出红色。阿尔弗雷德清了清嗓子,然后强迫自己的目光从亚瑟的锁骨上移开。

“之前我们和你的搭档斯科特联系过了,他现在暂时无法赶到,但是我们的行动内容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建议你先和我们一起行动。”他走到电脑台前面,拿起那个耳麦,抛向亚瑟,“他应该还在,你可以和他谈一下。”

亚瑟默不作声地结果耳麦,戴上之后走到角落里低声和耳麦那一边的斯科特交谈。

 

 

“阿尔。”卢娜忽然出声叫他。

“什么事?”

卢娜饶有兴趣地看了看亚瑟又看了看阿尔弗雷德:“我觉得你们俩挺配的。”

“……别乱说。亚瑟似乎不是很高兴听到这些东西。”阿尔弗雷德笑了笑,然后提醒道。

“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关心哪个人呢……嘿,柯克兰,怎么样?”

亚瑟拿下耳麦,转身回到电脑台前。

“我接受建议,”他说,声音仍旧有点沙哑,但是精神多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阿尔弗雷德靠着火车车厢的铁皮,车轮滚动的震感通过固体传导到他的脊椎骨。他睁开眼睛,看见亚瑟站在他的面前。

“阿尔弗雷德·F·琼斯?”

“是的,”阿尔弗雷德离开铁皮墙,于是他的整个身子都不再随着火车晃动,感觉怪怪的,“卢娜和你说明白了?”

亚瑟点点头,走到他的身边,和他一样把身子靠在墙上。阿尔弗雷德感觉到对方的热度和……味道,这让他的身体有点僵硬。“明天我们会到达叶卡捷琳娜堡,接着……去找到那个钥匙。”

“而它被拴在某个克格勃的重要人物身上,真该死。”阿尔弗雷德嘟囔着。

亚瑟笑了出来,“对了……琼斯先生。”

“叫我阿尔就好。”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阿尔……你是怎么办到,嗯,让我的发情期停下来……”亚瑟的声音低下去。

“我让你的身体以为你被标记了。我在你意识不是很清醒的时候给你注射了一些药物,里面掺了麻药和一些混淆信息素。”

“那之前……”

“必要的,”阿尔弗雷德摸了摸鼻子,“必须让你的身体知道你将要被标记。”

亚瑟不说话了。

阿尔弗雷德感觉有点口干舌燥。虽然亚瑟的发情期停止了,但是他的味道还是一直往外散发着,只是不那么咄咄逼人罢了,作为Beta的卢娜是不会发现的,但是阿尔弗雷德是个Alpha,而且是那个亚瑟的身体认定的标记了亚瑟的Alpha。

那些诱人的气味有一大半都是往阿尔弗雷德身上招呼的。

“亚瑟,”过了一会儿阿尔弗雷德开口,“你能……稍微走开一点吗?”

亚瑟听了之后猛地一惊,“哦,”他站起身,“对不起我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过来……对不起。”他最后匆匆忙忙地道了个歉,然后离开了阿尔弗雷德,走进了他之前呆着的那个小房间。

卢娜看着那个房间的门关上,回头盯着阿尔弗雷德。

“你知道被标记的Omega会不自觉地靠近他们的Alpha吗?像粘人的家养兔子那样(*)?”她说。

“可是他没有被标记,卢娜,还有,不要拿你在总部养的那只兔子做比喻好吗。”

卢娜耸耸肩:“我觉得挺贴切的。”

 

 

——————————————————TBC——————————————————


    *像粘人的家养兔子:我只是想起了眉兔于是就>/////<


评论(2)
热度(188)
  1. 玛伊弥尔行不留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