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党拟】永安·片段记忆

#其实就是一些已经写出来的梗#


>>>

    “当我知道你的存在的时候,我觉得我似乎不再孤独。”

     陈鸿苏从来没相信过宋青仁说的任何一句话。因为他深知,他们这类人,极难,也不被允许向他人敞开心扉。

     作为党派,成王败寇,只能是绝对的代名词。而这个世界,永远都不是绝对的。他们心里隐藏了太多不能明说的秘密,他们不能说也不敢说。陈鸿苏打一开始就觉得自己的诞生是悲哀的,那宋青仁呢?他又是怎么想的,他又如何看待自己的命运呢?陈鸿苏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知道。

     但陈鸿苏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相信了宋青仁脸上那股淡淡的哀伤,相信了他说的话……可是他很快就醒悟过来,他咽了咽口水湿润一下自己的喉咙,直到让自己开口时有个正常一点的声音。他咬着牙说:“真让人感动。那么很明显你觉得自己孤独一人更好,不是吗?”

     宋青仁的身影僵了僵:“我没有……”

     “哦是吗?你没有?真是太好了。那你把我逼到这个地步做什么?如果你真有良心,就别让我死。”

     一阵可怖的沉默。地下室太过于昏暗,他看不清宋青仁的表情。

   “你以为我到这里就是为了抓你回去吗?”

   “不然呢?你来谈心吗?”陈鸿苏觉得有点可笑,又有点凄凉,“你走吧。”

    宋青仁默默看着陈鸿苏,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话可以说出口。他知道,自己也只能选择离开。在他拧开地下室的门把手的时候,身后飘忽地冒出来的声音让他顿了顿。

“宋青仁……从我知道你那天开始我就害怕,”陈鸿苏极小声地在他身后说话,又似乎并不是说给他听的,“我真的怕你会害死我,”陈鸿苏吸了吸鼻子,在昏暗的角落里露出一个微笑,无比凄凉,“现在它成为了事实。”

    宋青仁忽地转身看着陈鸿苏,眼里似乎有某种光芒在闪烁,他笑了:“不用怕。”

 

   宋青仁关门的声音似乎过了很久很久才传到陈鸿苏的耳朵里,他一直缩在地下室阴暗的角落里,一动也不动,心里却渐渐轻松起来。我要死了,他告诉自己,宋青仁的军队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找到我。

   但是过了很久都没有任何动静,陈鸿苏的心又渐渐地缩紧。很久很久,没有一点动静。

   陈鸿苏忽地把头埋入双臂中,试图掩住自己的哭声。他终于渐渐地承认一个他明明很早就应该意识到的事实——宋青仁没有害他,宋青仁放过了他。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不用怕。

   不用怕。

 

 

>>>

当陈鸿苏睁开眼睛发现倒在他身上的是宋青仁的时候,他真的很想把对方连带着和自己的纠葛全部掐死。

特别是当对方还闭着眼睛貌似是昏过去了的时候。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下的去手。陈鸿苏伸向对方脖子的手在半空中犹豫了半天落在了宋青仁额角被炮弹碎片炸出来的伤口上。

一定很痛吧。

如果宋青仁不把他推开,他也不会死。宋青仁应该是明白这一点的。为何他还要扑过来?

陈鸿苏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让自己冷静下来。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地推开宋青仁,爬了起来。硝烟弥漫的山野出奇地平静,看来战事已经结束了。他眼尖地看见那个隐蔽的山洞被炮弹震得塌了一半,但是似乎仍有藏身的空间。陈鸿苏念及此,当下便抬了脚往那边走去,走两步又忽然停了下来。他犹豫了一会儿,回头把宋青仁艰难地背起来。

“算我还你的。”他咬牙轻声道,背着对方往山洞走去。

山洞里果然还有一定的空间是安全的,而且里面还有在战中存活下来的人。这些人都是认识陈鸿苏的,但他们的目光在落到宋青仁身上,准确地说是落到宋青仁肩上的徽章之后,就凝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为首的一个中年人咳了几声,沙哑地问道。

陈鸿苏犹疑了很久,发现他根本没有办法把这件事情说清楚。“我欠他的。”他最终只能这样无力地解释道。然后他把还在昏迷的宋青仁拖到了大家都可以看到的角落,让山洞里的气氛不要那么僵持。

很快有人把一小块绷带和所剩无几的药膏递给了陈鸿苏,在这种情况下能有这些他已经谢天谢地了。陈鸿苏犹豫了一会儿,拿起药就往宋青仁额头上涂去。待处理完宋青仁身上大大小小看得见的伤口之后,陈鸿苏手上的药也用尽了。

“我说鸿苏同志,给自己留点也不舍得?”那为首的中年人又咳嗽起来,带着一丝让陈鸿苏不舒服的奇怪眼神。

陈鸿苏正纠结着要怎么回答他,身旁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我有药。”

陈鸿苏进到山洞里之后就已经绷紧了的神经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嘣”地一声断裂了。他回过头,看见宋青仁慢慢用手撑地坐了起来,平静的双眼望向四面八方投射来的惊疑的目光,还有在他苏醒的瞬间对准他的几个黑洞洞的枪口。

 

 >>>

   “我失去的不比你少。”宋青仁瞟了一眼陈鸿苏遍布全身的伤疤和未愈合的伤口,却没来由地想起自己,虽然还未在国际战场上拼杀过,但国内的正面战场早已让自己疲惫不堪。戎装里缠满厚厚的绷带,裹在自己日渐消瘦的身上倒是难得地合适。

    血泪席卷着疲惫卷过整个中华大陆,十几年的抗争已经耗尽了宋青仁的经历。他本性不爱纷争,但似乎他的一生都躲不开这乱世的劫数……他真的很想扯过陈鸿苏的领子狠狠地把自己受的苦都吼一遍,让他好好理解一下自己的苦衷。

    每一个事物的化身都注定要经历孤独,难道他不能珍惜这唯一的同类吗?陈鸿苏还太年轻,太年轻……他甚至还未尝够孤独的滋味……

 

    那宋青仁要怎么办呢?

    当他紧紧跟着蒋中正的步伐踏上那艘船的时候,他回头再次深深凝视这块他一生都为之呕心沥血的土地,他不知他何时才能回来,或许他再也不会归来。

然后宋青仁回过头,走上了甲板。他穿着深蓝的军装,军帽扣在头上,帽檐遮住了眼睛。他再没回头。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