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2014总结/开始总结

嗯……其实不全是2014年的?大概还有少许2013年的玩意,13年高中生活也算进去吧要不量不够

还有一些是还没对外放出的存货,哎算了随便吧

1.最喜欢的开头

《夜阑》全职高手/索克萨尔×王不留行

索克萨尔站在静悄悄的蓝雨宫殿后花园中,夜深了,此刻的后花园除了他一个人也没有。

他踩着厚重的落叶前行,却不发出一丝声响。若此刻有人看见这一幕,必将惊叹于此轻巧。位于边南之地的蓝雨邦国,树叶即使到了冬季也泛着最浓重的绿色,直到春季暖湿的气流从大洋席卷而来,才纷纷褪去代表生机的绿色,任自身变为枯黄落了一地。

作为蓝雨邦国的第一术士,也是整个荣耀帝国的第一术士,索克萨尔并非土生土长于蓝雨的大地,却是在这里崭露头角。他与本地人略有不同的异域面孔在明亮的月光下更加明显,在看见按惯例应该空无一人的后花园中有其他人的身影后更是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这个钟点还有人在……真是稀奇呢。”

索克萨尔倒是不惧,在蓝雨邦国内还没有人能够夸下海口能打败他这在帝国初建便傲立于顶端的第一术士,他复又走近了一步,借着月光看清了对方的身影。

尖锐如鹰的眼神瞬间断定了对方的身份。那是一个北方的巫师。

荣耀帝国疆域宽广,各地风情迥异。初春的蓝雨气候温润舒适,眼前的巫师却将墨绿色的厚斗篷裹在身上,带着厚重的棕色皮手套,长靴至膝,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鲜绿色的嫩芽缠绕着对方的手腕和帽尖,叶尖透露着隐隐约约的星光。

索克萨尔马上意识到了这是谁——并非因为对方多么让他在意,而是因为他们今天早上才打过照面。

“王不留行,北方微草第一魔道,愿赌服输。”

对方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来,余音在幽静的花园中卷着初春的水汽慢慢散开。

(写得我自己都冷起来了……?)



2.最喜欢的结尾

《Secret》全职高手/王黄

“我过几天就出国了。”王杰希的声音传过来。

黄少天嗯了一声。

“国外挺不错,虽然他乡异客,毕竟身上没有背负那么多,反倒轻松点。”

黄少天这次干脆没有开口,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王不留行和复活之后的夜雨声烦就这样沉默地站在竞技场房间里对望。

“你这账号卡,向小高借来用的?”黄少天终于开口。

“嗯。”

“哦。”黄少天习惯性应了一声,接着又沉默了。

又是好一阵安静。

最后王杰希轻轻地叹息,声音从耳机传过来酥了黄少天的耳,一如他们第一次在竞技场见面的那声笑。

他直接在聊天窗口那里打了一句,接着就下线了。

“See you.”

黄少天独自一人对着空荡荡的竞技场房间,痴痴地看了好久。久到他退出的时候,脸颊上的眼泪都已经冷却。


一年之后,黄少天也退役了。

饯别会上,卢瀚文拽着他的手,要他一定要多回来看看。说完之后又犹犹豫豫地问了一句:“黄少啊,宋晓他们要我问你,你和微草的王杰希是什么关系啊。”

黄少天一个眼刀飞到桌对面宋晓那边,接着回过头来对卢瀚文说:“小孩子懂什么。”

“我成年了!不是什么小孩子好吗!”

黄少天干脆无视了他。

也无视了宋晓那帮人失望的脸。

喻文州问他以后有什么打算。

“嗯……出国吧,”黄少天说,“国外挺不错的。”

他看着面前明镜一般的碗,映出自己平静的脸色。

“……虽然他乡异客,毕竟身上没有背负那么多,反倒轻松点。”

(哎淡淡的忧桑?已经算比较拿的出手的好好想过的结尾了)



3.最喜欢的部分

《永安》党拟/KMT×CPC

陈鸿苏从来没相信过宋青仁说的任何一句话。因为他深知,他们这类人,极难,也不被允许向他人敞开心扉。

作为党//派,成王败寇,只能是绝对的代名词。而这个世界,永远都不是绝对的。他们心里隐藏了太多不能明说的秘密,他们不能说也不敢说。陈鸿苏打一开始就觉得自己的诞生是悲哀的,那宋青仁呢?他又是怎么想的,他又如何看待自己的命运呢?陈鸿苏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知道。

但陈鸿苏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相信了宋青仁脸上那股淡淡的哀伤,相信了他说的话……可是他很快就醒悟过来,他咽了咽口水湿润一下自己的喉咙,直到让自己开口时有个正常一点的声音。他咬着牙说:“真让人感动。那么很明显你觉得自己孤独一人更好,不是吗?”

宋青仁的身影僵了僵:“我没有……”

“哦是吗?你没有?真是太好了。那你把我逼到这个地步做什么?如果你真有良心,就别让我死。”

一阵可怖的沉默。地下室太过于昏暗,他看不清宋青仁的表情。

“你以为我到这里就是为了抓你回去吗?”

“不然呢?你来谈心吗?”陈鸿苏觉得有点可笑,又有点凄凉,“你走吧。”

宋青仁默默看着陈鸿苏,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话可以说出口。他知道,自己也只能选择离开。在他拧开地下室的门把手的时候,身后飘忽地冒出来的声音让他顿了顿。

“宋青仁……从我知道你那天开始我就害怕,”陈鸿苏极小声地在他身后说话,又似乎并不是说给他听的,“我真的怕你会害死我,”陈鸿苏吸了吸鼻子,在昏暗的角落里露出一个微笑,无比凄凉,“现在它成为了事实。”

宋青仁忽地转身看着陈鸿苏,眼里似乎有某种光芒在闪烁,他笑了:“不用怕。”

(压箱底的老东西……还是觉得看得我心痛哟QAQ)



4.最煽情的部分

《病入膏肓》省拟/粮食向

“我想好怎么回答你的问话了。”

闽站在湾面前,眉眼弯弯,笑意盈盈,背后是这个时代随处可见的钢筋铁骨与灰色天空。他一身过时的棉布衣裳,感觉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却又让湾觉得无法将他从这个世界中分离开。

他不属于这个世界。又“属于”这个世界。

“你问我是不是有病,”他顿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如果爱它也算是一种病的话……”

他挥了挥手中的那张褪色的相片,又仿佛在指着身后那个世界。

无来由的一阵风刮过,带起湾的长发,吹乱了她对面人的刘海。

“那我宁愿病入膏肓。”

她就这样看着对方纵身一跳,消失在她眼里,消失在顶楼的视线中。

(嗯……就是这样,如果有一天爱国也被当做病入膏肓。)



5.最喜欢的人物描写

《西行秘记》党拟/KMT×CPC

在那一瞬间我愣住了。

作为一个新闻记者,而且还是打定主意要前往中国红区的新闻记者,我自认处变不惊的能力再怎么说还是不错的。可是在见到宋青仁的时候,我忽然明白王牧师那种惊慌的感觉了。

首先他有着一张知识分子的脸,一眼望过去根本没法把他和政党的化身联系起来。没看过他打仗我无法对他的作战能力做出判定,但看他那副样子也不像是会打仗的(当然后来这个结论被共/产/党先生否定了。这是后话),不知为何,他身上总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让人产生无法靠近的错觉。裁剪得当的军服将他衬得英俊潇洒,前额的头发有点长,被他捋到后面去压在帽子底下,大概是为了看得更清楚,但随着他把帽子摘下来,那些头发又散下来遮住他的半个额头。

但这都不是使我惊慌的原因。

真正让我惊慌的是,我肯定在什么地方看见过他。但我记不清是哪里了。在我以记者的身份在中国行走的时候,肯定与这个人打过不止一次照面,可能是在1931的上海,也可能是在北平的燕京大学。我想王牧师的惊慌大概也是这一点引起的:宋青仁其实出没于我们的身边很久,只是我们没有发现他的真实身份。于是内心一个让我恐惧的念头就撞了出来:若真是这样的话,我们的一举一动,他都会了解得一清二楚。

(这段试图努力把K先生写帅一点,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成功……不过这真的是人物描写么?!)



6.环境描写

《天使望故乡》城拟/LA×SD

“你闭上眼。”Los忽然说。

我怕早已习惯他的莫名其妙,从善如流地闭上了眼睛。

“你问我为什么我如此执着于回去,”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平静而又恍惚,“那是一片望不尽的大洋,蔚蓝的海水,浅黄的阳光会从漂浮的白云间隙中透出,草木茂盛,鸟语花香。远处山峦连片,越过它会看见广阔的平原,人们在平原上裁切整齐的农田……”

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美丽而生机勃勃的大陆,在阳光的佑护下如同一块巨大的宝石。

“……你睁开眼吧。”

我睁开眼睛,Los让出了身后的窗口,我透过澄净的玻璃看到外面越来越近的地球大陆。

“这就是它现在的样子。”Los平静地说。

面前的土地贫瘠而沧桑,刺目的黄从一个巨大的爆炸型坑口向外蔓延,似一个巨大的伤口,足以让整个星球的血液流尽。

“所以我要回去。”

我转过头,看见了Los的眼角的泪光。

(什么鬼环境描写,我都要输给我自己了)



7.Kiss&H

《Secret》全职高手/王杰希×黄少天

黄少天震惊得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王杰希的舌头在他手无足措的当口悄悄地伸了进来,急促却又仔细地扫过他的口腔,惹得他一阵颤抖。王杰希不顾他的挣扎直接把他推倒在了床上,黄少天的头在撞到床垫上的时候直接进入当机状态,脑子里就来来去去回荡着一句话——“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不管黄少天怎么催眠自己,反正他现在正亲身经历着这事,怎么会奏效呢。

黄少天干脆两眼一闭伸手就搂上王杰希的肩膀,这个动作惹得后者的进攻更加激烈起来,带着酒味的气息在吞吐间交换,熏醉了理智与情感。

(手动 再见.gif)



8.槽点最高的部分

《流年》全职高手/不知道什么向

结果第一天下来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脚像踩在针板上一样,疼得不像自己的了。他拖着无比疲惫的身板走去超市准备买个活络油什么的时候,碰上了王杰希。

“我说王师兄,有好贴士就快点拿出来分享一下,卧槽这才第一天我的脚就成这样了还能不能安全地度过军训了!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鞋子有垫么?”王杰希思考了一下,问道。

“啊?没有啊。”

王杰希继续问:“你鞋码多少?”

“41.”

“好,”王杰希说。然后他拉着黄少天左拐右拐拐到了一个黄少天这辈子从来没想过会靠近的地方。

王杰希站在卖卫生巾的柜台前,拿了一包扔了过来。

黄少天接住,低头一看。

苏菲加长夜用,410mm。

“你鞋码41,用410的比较合适。”王杰希很淡定地解释道。

黄少天:“……拿来垫鞋?”

“嗯,苏菲的比较吸味道,也比较厚,用这个比较好。”

黄少天听得耳朵发烫,老是感觉有哪里不对,但是说得好有道理无言以对啊……

(……无言以对)



9.希望未来可以写出怎么样的作品

不要烂尾,不要烂尾,不要烂尾。

少摸鱼,少摸鱼,少摸鱼。

能不要那么三分钟热度好么,敢再无聊一点么(


以上,どうぞお願いします。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