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校拟】广雅——《黛映昭明》

黛映昭明

[Written by Rhine映海]

 

竺扯了扯身上宽宽的书包带,没有一丝犹豫地踏进了那青灰色石板铺就的通往她即将就读的学校的长道。终于她踏进了这里。

竺抬起头,广州的天气在这一天难得的蔚蓝,几朵浮云悠悠飘过。橘黄色的屋檐在上头微微闪烁着金光,乳白的墙壁被笼罩在黛青色的枝叶间。

一股隐藏的磅礴气势在四面八方涌动起来。

 

 

>>>001.

 

从教室里踏出来,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今天还不是9月1日开学日,只是班主任提前召了初步选定的班干部来开个小会,会上她有些过于紧张,嗯嗯啊啊的估计也没介绍好自己。对自己气恼却也没处可发泄,心情变得有些低落,竺眯了眯眼,决定逛逛校园来缓解一下自己的心情。

未开学的校园显得静谧极了。她深吸一口气,夹带着绿草气息的空气让她舒缓了下来。这时她却被前方路边一个身形修长挺拔的男生吸引了目光。他正出神地望着地上那已经有一截没入土中的石碑。他的大半身子掩在了黛色的树影下,微风轻拂过他的脸颊带起了他的发梢,阳光洒落在上面的星星点点流光也因此摇曳起来。

其实竺第一时间想到的既不是这男孩长得如何如何好看,也不是这画面多么多么唯美,而是男孩子头发长成这样真的可以么?!

对方的头发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稍微长了一点,发丝柔顺地垂了下去——当然也没有像女生那么长,但是足以给他衬上一丝的阴柔……那男生似乎感受到了竺的视线,微微抬起头朝这边看来,那是一种温和却不失凌厉的目光——但那凌厉的锋尖似乎被剑鞘很好地保护了起来,反而不再耀眼。

但是那个气场还在,竺脑内默默打消了之前那个“有一丝阴柔”的印象。

 

昭明看着眼前这默不作声盯着他的女孩,心下已经明白了大半,“你是新生吗?”他露出一个笑容问道,这时候也该是新生出没的时候了。

竺愣了愣之后接口道:“嗯,你好。”看来面前这位是学长。

昭明点点头,便又回过头去看那石碑。竺见状大胆地跟上去看了一眼,那是一个看来已经废弃的石碑,上面刻了“西斋”两个沉稳大气的颜体字。竺看见那两个字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西斋!”

昭明的神色晃了晃,略微惊讶地看向面前的这女孩,“你知道?”

“当然!”竺骄傲地回答,忽然觉得自己和对方有了共同语言,“广雅初建时同时招收两广的学生,广西学生住西斋,广东学生住东斋……”她发现那男生看着她,眼神愈发明亮,“我以为现在的学生都不知道这些历史了。”

竺愣了一下,笑道:“你看我不是知道嘛~”心里却仍有一丝悲伤,她一下子便听懂了他的话,大概是因为刚刚班干部会议上,和其他人聊天时,都隐隐发现他们其实并不是真正了解广雅的历史,有一个女生甚至表示她对于广雅的印象也就只有这样一个名字而已,当时填志愿的时候也就是看着分数线分配的。她想起这些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悲伤漫上心头。

昭明看着女孩笑容下透露出来的情感,不免又微笑了起来。“是啊,还有你。”他像是解围地说道,把竺从思绪中引出来,“你叫什么名字?”

“竺。”

“竺么……名字很好听。”昭明赞道。

竺笑起来,“学长你叫什么名字?”

已经认定自己是学长了么?昭明愣了愣便顺畅地接过了这个身份,“我叫昭明。”

“昭明楼的昭明?”

竺有些不敢置信地问,见对方点头确认之后,惊讶又深了一层。但是不知为何她却相信了对方的话,像是中了魔一般,之后竺这样评价这件事。

“那么昭明学长我先走咯,开学有缘再见。”

昭明看着那女孩走远,嘴角笑意仍未散去。

真是个有趣的女孩子。

 

 

>>>002.

竺再遇到昭明是一个星期后,她第一次往图书馆跑。她不是不愿意去图书馆,只是之前一直都很忙,上了高中生活节奏渐渐变快了,让竺有些无所适从。图书馆真的很漂亮,又安静,是一个放松身心的好去处,而且昭明也在那里。

他默默坐在最角落的圆桌边,目光专注地投在面前摊开的书上,指腹轻轻摩挲着书页的页边。看得真入迷呢,竺打消了和他打招呼的想法,自己拿起一本书坐到他对面也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昭明才抬起头来发现面前这个安静的女生,他一时间有些吃惊,但又很快冷静了下来,笑了笑,他低头继续看起了书。

……

等到6点,那个面色不善的图书馆老师便来赶人了。竺有些郁闷地看着昭明收拾起了面前的书籍,“好凶啊……”她有些不满地嘟囔道。昭明耳尖,听到了她的抱怨浅浅地笑了起来,“到时间就该走了。”他安慰着对方,竺拿起书包跟着昭明走出了三楼的流通书库。老师在他们身后啪地一声关掉了电闸。

“你要去哪?”

“逛校园。”

还真是奇怪的爱好,“我可以跟着吗?”

“当然可以。”昭明并不惊奇,淡淡地应了下来,默默地放缓脚步和竺走在同一条直线上。

“昭明平时都在图书馆吗?我在饭堂也没有看见你呢。”

“我不上课的,一向都在图书馆泡着,除了去吃饭。”昭明老实交代着,连掩饰的话语都省掉了。看着竺望向他的强烈的探询目光,昭明心想着还是把这件事说清楚好了,“我叫昭明,但我还有另一个身份是广雅。”

竺停下脚步,瞪着面前笑得风淡云轻的男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久,“昭明啊……”

“嗯?”

“……我以后还要叫你学长吗?”

昭明咧嘴笑了出来,笑声在郁郁葱葱的榕树枝叶间碰撞起来。

“随便你。”

 

“昭明~”昭明抬起头来,看见竺又照旧跑到图书馆来找自己,心下叹了口气。这孩子可真是让人头疼,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反而愈加频繁地来找自己聊天,老缠着自己说广雅的历史——从1888年开始讲起!他好久都没有这样细细整理过脑内多的数不清的记忆了。如今她天天下午放学之后就往图书馆跑,和昭明一起在图书馆里看书,到了时间就被那个凶巴巴的老师赶出来,次数多了连老师都认得竺了,一来二去竺甚至觉得他赶人的时候也没那么可怕了。出来后竺往往爱拉着昭明往荷花池那头常常成为拍拖秘密场所的生物园跑,一边大声喊着“烧死异性恋!”一边拿上一些小吃去喂猫,一边和昭明聊着最近发生的林林总总的琐碎事情。——顺便继续缠着昭明讲故事。

“昭明应该有个兄弟的吧?”

看见昭明再次停在西斋的碑前,竺终于忍不住问道。昭明点头:“我当年代表东斋,兄长是西斋的化身。”看见竺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昭明笑了笑,“1906年他就消失了,没关系,我不介意,”他轻声安慰着看起来有些愧疚于提起了这件事情的竺,“反正在我眼里他一直都没有离开……虽然这古碑看起来被遗弃了。”

竺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她默默看着已经有小部分被埋入土中的石碑,写着东斋的石碑在中轴线的另一侧,立在昭明楼的前面,与其相比,西斋碑的境遇实在太糟糕了,背后已经被建成了体育场,一点古建筑的痕迹都没有了。竺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起来,“那琼华呢?”

琼华是昭明的妹妹,比起昭明沉稳的个性,琼华要活泼得多,隐约可以感觉到琼华要比昭明年轻。打个比方,如果昭明像是高三的学生的话,那么琼华就是高一的新生模样。

“1921年,”昭明闭着眼睛回想一下,缓缓答道,“他消失15年后琼华才出现。1921年广雅才开招女生。”

竺点点头,犹豫了半天还是把疑惑说了出来,“那15年间就你一人?”

昭明没有答话——亦或是默认,良久后他叹了口气,“我们回去吧。”

 

 

>>>003.

春天其实老早就到了,但是天气过了好久才开始暖和起来,回南天准时到来,走的时候还落下了春夏交接时的骤雨。竺走在湿漉漉的石板路上,手里还拿着一部相机。天黑压压的快要下雨了,狂风呼啸吹过,叶子相互拍打的声音震得人发颤,阳光变得昏暗起来却又与黄昏的景象极为不同,好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冠冕楼在这样的气氛下更显其美。下了课竺就跑回宿舍里拿了相机出来照。

她拿起相机拍下了几张,却发现都不太合心意,镜头离冠冕楼太近了,可是离远点周遭的树木便入镜太多反而显得杂乱。可四周围的风吹得越发凌厉起来,竺索性蹲下身子,用一个仰角的视角将冠冕楼从侧面摄了下来。

但是在按下快慢的一瞬间竺隐隐约约听到了有水珠滴落的声音——大雨终于倾盆而下,她反射性地跳起来三步并两步跳过台阶,躲到了冠冕楼窄窄的门檐之下。望着面前在几秒钟内朦胧起来的校园,竺有些担心一会儿自己要如何回去宿舍或者教室了。她回过神来看刚刚下雨后就一直被自己抱在怀里的相机,整体上没有占到什么雨水,但镜头玻璃上却留着一块极大的飞溅的水渍。竺内心哀嚎了一声后从口袋里掏出镜头布小心地吸去水珠。正当她忙活的时候,身后的门咔哒一声开了。

竺望着昭明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吓得差点把相机掉在地上,“你你你怎么在这里面……”这楼不是锁上的吗!

昭明忍不住笑了,“我有钥匙,学校的特权。”他把竺拉进来,再把门锁上,再用一个牌子还是什么东西倚在门上。待竺适应了昏暗的光线之后看到了上面写的是“二楼不开放,请移步观赏一楼展物”,她抽了抽嘴角,“这不是放在楼梯口的那个牌子吗……”

“嗯,因为我们要上二楼。”

竺瞪着昭明,后者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上了二楼,景象便与一楼很不一样了,二楼看起来还未整修过,墙壁上还有之前回南天留下的霉斑,脚下的地板倒还干净。四周围空荡荡的,除了一套酸枝桌椅看起来还有些生气之外其余地方都透露着垂垂老矣的气息。

昭明走到桌子前坐下,竺借着那扇唯一开着的窗透进来的光看见桌子上有茶壶茶杯和一个极普通的红色暖水瓶。“你在这里喝茶?”竺问道,一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拿着镜头布继续清理自己的镜头。

“在外面阳台上。”昭明指了指右边的门,“下雨了才躲进来。”

“你怎么进来的?”

“后门。”

竺把镜头清理干净之后盖上盖子,随后急匆匆地打开相册想看看最后照的那张相片效果如何,一打开她就愣住了。偶然可以成就奇迹,最后那张照片的角度选的极好,将冠冕楼前端几乎完整地收进了镜头,而那时光线正好到了最昏暗的时刻,按下快门时洒落的雨滴正好也滴落至镜头前,虽然沾湿了镜头,可雨滴却被照入相片中——好一张山雨欲来风满楼!

昭明也凑过来看了,看到之后略带惊讶地赞叹道:“真美。”

竺听见了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两眼放精光:“我给你照张相吧?”

昭明闻言惊了惊,末了却笑道:“随意吧,我已经很久没有照过相了,以前的黑白照都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黑白照!那多不吉利!今天光线不好就算啦,以后记得补回!话说你有黑白照?给我开开眼吧~”

昭明看着眼前越来越没大没小的女孩,不禁摇了摇头,“单人的我似乎没有了,不过每年的毕业照我都会照,楼下那几张毕业照上都能找到我的……下周似乎有检查团过来,冠冕楼应该会开,你可以去找一下。”

 

等了好几天,竺才等到领导检查团检查的那天,作为博物馆的冠冕楼终于把门敞开了。竺在下课之后就往那边冲,想着要好好借此机会观赏一下,结果她刚一进门就看见昭明和琼华在里面晃悠。

两位学校的化身都如往常一般向她打招呼,竺乐的有现成解说员在这儿,便欢快地奔了上去,随他们一起在房间里游荡。毕业照上昭明的外貌和现在几乎一模一样,一脸正经的样子让竺有些想笑,和昭明相处快两年了,他的形象愈发的鲜明立体起来,反而没有刚开始感觉到的严肃正经了。看到印刷当年内战宣传单的印刷机,竺好奇地研究了半天,转头问身后正看着墙上贴的各种照片的昭明:“你参与过这些活动么?”

她难得地看到昭明的神色暗了暗,“没有。”他摇头,用的却是她以前从未听他说过的坚决语气。

“学校本身是不能加入政治斗争的,”琼华在一旁解释道,神色也是少有的严肃,“政治斗争的结果不可预测又极具毁灭性,作为人可能觉得只是牺牲了一些人,大不了躲起来或者是逃到什么地方去东山再起。但对于我们来说这个等同于杀身之祸。我们的实体就是这座校园,你把它拆了卸了,我们就没了。我们的灵魂就是学生,你停个学,我们就真的烟消云散了。”

昭明在一旁沉默不语。

竺忽然就意识到作为学校化身的他们是多么脆弱。从一个方面来说,他们那么稳固,只要学校在他们就在,但从另一方面来讲,他们又是如此脆弱,学校没了,他们就会消失。西斋就是这样消失的吧。

他消失的时候,是否会觉得无奈呢?他甚至什么都没有做错,只是因为政策的变化而被迫离开。他离开的时候,作为东斋的昭明又是什么感受呢?

——在我眼里他一直都没有离开。

昭明那一天的话在她耳边轻轻回响起来。竺回过头,正好看见昭明有些悲伤地看着张之洞当年的奏折,感受到她的目光,昭明回过头来,朝她笑了笑,那是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昭明露出的一模一样的笑容。

风淡云轻的微笑。

 

>>>004.

“转眼间就上高三啦……”竺有些郁闷地嘟囔着,却被昭明毫不犹豫地用书拍了头,幸好那不是一本很厚重的书,竺瞪着那本书的书名真心觉得太讽刺了。抓过被当做凶器的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竺百无聊赖地翻了起来,“昭明啊,这图书馆里的书你都看了多少遍了啊?这三年我看你捧起这本书不止四次了啊。”

昭明抽抽嘴角,“虽说高三补课确实不爽,但也还是好好学习去吧,怎么还来这里和我聊天?虽说你成绩不算太差还是要继续努力的吧……”

“你把我看太高啦!我这种小渣渣就算了吧~”竺慵懒地答着,整个人趴在木桌上不想起来。

昭明撇了撇嘴,却并没有答话。他看了看竺手里的书,再看看桌子上摊开的竺的笔记本,那笔记本9月1日的时候还是空空白白的,现在已经被各个学科的笔记填了二分之一,才过了一个月啊……高三压力照旧还是很大。连广雅在高一高二坚守的不补课原则也被打破了。周六上课的规定刚开始实在是难以让习惯了五天工作日制的学生们缓过气来,连自习课也变少了。长叹一口气,昭明安慰着竺,“忍忍就过去了,加油吧。”

竺嗯了一声,“不过昭明啊,以后可能真的没时间来这里陪你看书了,来了估计是找你问问题,你还会在图书馆吗?”

“当然会。”

 

时间匆匆流逝,昭明却变得越来越忙——当然他仍旧呆在图书馆里——不过不是在三楼而是在二楼,图书馆老师嫌他和竺讨论问题太吵扔给他们二楼阅览室的钥匙,让他全天二十四小时都去二楼呆着。竺经常来找昭明问问题,特别是中午,有时候会问得没有时间吃饭。琼华好心地帮他们从六楼打两份饭过来给他们吃。六楼是教职工饭堂的饭,和学生饭堂的饭简直不是同一个档次的,好吃得竺后来都想拖时间不去吃饭了,知道真相的琼华抽起一本政治的《知识清单》就往竺身上甩:“死小鬼你以为我提两个饭过来很爽是吧?我走回来的时候全体老师都在盯着我看!快去吃饭!”

竺的生活也发生了点重大的变化,是那次昭明看着竺越发认真读书,成绩也有上升的趋势,便好奇问她是怎么改了得过且过的心态的,结果竺红了脸好一会儿才说出原委。原来之前开学的时候,竺被一个熟识的男生拉到生物园告了白,竺觉得对方也还挺顺眼就答应了下来。如今他们打算考同一所学校,而竺的成绩和对方的仍有点差距,因此打算发奋学习把成绩提上去,昭明听了心里反倒欣慰起来,无论如何竺这个孩子终于还是有了点目标,这是个不错的进展。

后来竺经常把她男朋友也带到图书馆来,昭明也渐渐对他有了些了解——广雅的学生在高二的时候就基本上都知晓有昭明和琼华这两个人存在了,互相间倒也没有什么隔阂。

 

“他挺好的,”昭明翻过一页《知识清单》检查着竺的笔记,一边淡淡地说,“我觉得他挺关心你的,更何况你也没拒绝他说明你对他也有好感——这不挺好的么?”

这天竺的男朋友没有来,估计是有什么其他事临时走开了,竺便和昭明讨论起他来。

“搞得你好像很有经验一样的,”竺回嘴道,但眼睛马上又亮晶晶地盯上昭明,“话说昭明你谈过恋爱么?和执信?”

昭明嘴角抽了抽,心道这孩子最近到底是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老是过来套自己和执信的关系——他们很像一对吗?不过想到执信他倒是找到了可以回答竺的话——“执信他有告诉我一句话——我挺印象深刻的,”刻意忽略掉倾听者亮得可怕的眼神,昭明清了清嗓子把执信的话复述出来,“我和每一个学生都谈过恋爱。”

……

竺抽走昭明手里的辅导书,“我们继续背书吧。”

昭明不禁咧了咧嘴,忍了好一会儿才把笑声压下去。

 

 

后来的日子走得越来越快像在做匀加速直线运动那样,一点也不在意机械能守不守恒。竺渐渐地不再来打扰,昭明把二楼的钥匙还了回去,抱着书跑到冠冕楼二楼继续过自己的清闲生活。琼华经常来陪他,昭明偶尔会向她抱怨着自己似乎把脑子翻了一遍,什么学问记忆都被整了一下,难不成以后年年都要这样。琼华听了便笑,这不是挺好的么,她一语道破昭明的心思。昭明也笑了,没有答话。

是啊,挺好的。

高考前一天学校清场了,竺跑到冠冕楼二楼找昭明,料到她也没了复习的心思,昭明坐在一旁等着对方和自己聊天。

竺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明天就要高考了呢。”

“嗯。”

“我们今年毕业似乎可以举行冠冕礼呢,太期待了。”

昭明观察眼前的女孩子,有些料不到她之后要干什么,这样自说自话的聊天他还真没有见过。

“昭明啊……想想看,三年前我才刚刚进来,马上就要走出去了。

“遇到你真好,真的。其实你说的对,你和每一个学生都谈过恋爱,你了解每一个学生,然后亲手把他们送出去。

“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或许真的就在这里了,出去就要面对社会了,或许就真的没有那么美的地方让我享受三年了。虽然高三幸苦可是我觉得挺值得的。

“还没给你照相呢,昭明。考完再照吧。”

昭明看着眼前洋溢着开心笑容的女孩,微微翘起了嘴角。

“明天加油。”

 

 

>>>005.

高考稳稳当当地过去了。

竺的成绩和她男朋友的几乎相同,两个人都报了厦门大学,竺打电话给昭明说她要去住四年的海景房,昭明笑了起来,他确实记得厦大的有些女生宿舍楼是朝海的。

接着就是冠冕礼了。昭明站在冠冕楼前和每一个班都照了毕业照,他穿着和学生一样的深黑色冠冕礼,笑得温文尔雅。竺所在的班照毕业照的时候,竺跑到最边边拉住了昭明的手往中间扯,坚持要他站中间,昭明任着她去了。

毕业典礼完了之后就真的散了,竺拉着她男朋友过来和昭明道别。

“去住海景房记得给我寄照片。”昭明笑着说。

又一届毕业了,不论多苦多累,看到自己悉心教育出来的成果,总是会很开心的。

竺离开的时候才真的叫一步三回头,走离昭明一百多米后竺的泪就流下来了。她回过头,举起挂在胸前的相机,对着昭明的方向按下了快门。

“说了要给你照张彩照的。”她眼角挂着泪,却是笑着自言自语道。

忽地就想起不知在何时从何处听来的几句话。

——“冠冕堂前无邪笑,山长楼后含英发。琼华应识碧玉美,昭明怎忘高朗终。”

 

>>>006.

昭明低头看着刚刚路过图书馆下面的信息收发室拿到的信封,那上面的字迹他太熟悉了。拆开信封,他抽出了一张相片。那是他。

那是毕业那天,昭明换下冠冕服之后穿着白衬衫,配上蓝色的校服裤,站在昭明楼前笑得风淡云轻,四周围的浓密枝叶遮住了阳光,在他眉目间投下黛色的阴影,似乎将他融进了黛色的树影中。他身后东斋的石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昭明微笑起来,翻转相片,他看见竺熟悉的字迹。

“海景图下次给你寄,我活的可开心了。新的一学期加油。”

最后一行,大概是给这个照片取的名字。

——黛映昭明。

昭明低下头,看着面前西斋的石碑,“西斋你看,又是新的一年。”

说罢他抬起头来,看见路的另一端站着的两个穿着崭新校服的学生,他们有些怯怯地看着昭明,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嘴角扬起一个微笑,昭明望向他们:“是新生么?”

重重叠叠的黛色树影投映在他的身上。

黛映昭明。

 

[全文完。]

 

注释:

  • 竺可以代指任何一个学生,她只是一个代表。此名为笔者朋友所取,以她的好友竺媛之名得来。

  • 竺设定为2011届毕业生,但由于笔者是2014届学生,所以事件背景有些取自自身经历,并非2011届所遇到之事。

  • 其实大家有没有发现,前后几乎是重叠的场景,其实笔者是想暗示一种奇妙的循环:)

  • 篇幅时间限制,没有能把内心的广雅完全地表达出来,以后可能会有续吧?有的话也会放至公式站之类的地方,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W

  • 西斋的名字没有放出来是因为……笔者想不出来!【快揍!

  • “冠冕堂前无邪笑,山长楼后含英发。琼华应识碧玉美,昭明怎忘高朗终。”这个是笔者胡思乱想的结果,里面的冠冕无邪山长含英琼华昭明全是广雅的楼名,有兴趣者请自行度娘深入研究W另外图书馆就是含英楼哦~

此文以个人名义发出,谨以纪念我所热爱的广雅。


评论(2)
热度(6)
  1. 普通猫粮行不留王🍡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天坑壁龛
    唔不大会用转载...第一次就给阿莱了[等等有什么不对]...话说阿莱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啊O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