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吃货团·学科战争后续【好伤感

学科战争后续


“关扬你不是说今天要去和朋友聚会么怎么……”

“不用说啦我睡过头了还不行么!!”

关扬仰头一口喝尽碗里的豆浆,扯起挂在椅子旁的书包开门冲了出去。

“关扬!你面包还没吃——”

“不用啦!再晚迟到了啦!很重要的聚会啊这是!”


确实是很重要的聚会呢。

关扬这样想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喂学长——你们到哪里了?”


——————


“哟!”

Sal转过头,看见关扬站在一棵大榕树下很开心地向自己挥手。

“挺准时的嘛……一年不见你又高了?”Sal看了看关扬的头顶。

“……有吗?!”

“走吧,刚刚小汐好像发短信给我们说……迟到要请哈根达斯。”澈夜摇摇手机。

“……我们快走吧。”Sal抖了抖,拉起澈夜和关扬快速往地铁口走去。


——————


“啊关扬他们来了……”洛川汐站起身,眯着眼看了看不远处。

SS也终于从昏睡状态中清醒了一点,希斯特瑞把SS从腿上扶起来,笑意深了那么一点:“哈根达斯呢?”

“我们有准时到!”Sal已经听到了希斯特瑞的话,在不远处吼了一句,“别欺负我钱包!”

未名看了看表:“真的准时耶,希斯特瑞你吃不到哈根达斯了哦。”表上清楚地显示着10:29:50 。

“……切。”希斯特瑞撇撇嘴。PADA在旁边似乎非常遗憾地拍了拍他的肩。

荆岚穿着宽大的校服站起来,拍了拍衣服把沾上的野草弄掉,没有出声。


“学科战争……那真是个无比让人怀念的事情呢。”Sal叼起一根野草说。

“觉得好久远啊……”

“那些年我们一起调戏过的团长你真是老了呢才一年前都觉得久远……”

“Sal你找抽是吧!小心我……”

“对了!我带了脆皮鸡来哦!谁要吃!”洛川汐从包里拿出一个很大的饭盒,里面是看起来面向很好的……手撕脆皮鸡。


静了一瞬。


“我要。”澈夜伸手。

“我和老婆要一样的分量!”Sal举手。

“我也要。”荆岚爬过来。

“够的话我也要一份好了。”PADA在汐身边拿过装着脆皮鸡的盒子。

“我也……”关扬和未名同时开口。

“你们这帮混蛋!!!!!!”


“我是因为肚子饿了啊团长你别怪我……”终于还是把脆皮鸡肉分了,关扬一边嚼一边对对面散发着黑气的SS解释道,“我早上太急才喝了一杯豆浆……”

“我和澈夜也是啊昨天还补课今天睡得太晚连早餐都没吃……”Sal点头。


SS抬起脸扫了两个地理白痴一眼:“闭嘴。”


——————


“澈夜,我们有多久没这样悠闲地坐在一起吃东西了……”Sal侧过头对身边安静嚼肉的澈夜说。

“……很久了。”澈夜说,“难得有这样的日子,我很开心。”

“嗯,你开心就好。”Sal嘴角带了一点笑,不再说话。


“最近也没怎么见了,希斯特瑞,”SS对身边一直笑着的人说,“最近做什么呢?”

“学习嘛……就那样……算了,活得还不错。你呢?”

“在人生道路上奋斗着呢……”


似乎大家都在互相问着最近过的怎么样,但是问着问着到了最后面就没了声音,大家默默地大眼瞪小眼。

“本来……咳,哪有这么多本来。可是……真没想到那么快就忙起来。”关扬轻声说。

“高三比我想象中要快呢。”澈夜低声喃喃道。

“我还在大学里耗着。”未名笑了。

“最后还是败在了生活里么?”希斯特瑞点燃一支烟准备抽,却不料被SS拿下来:“小心山火!”


对哦,他们还在像老人家一样坐在公园的小山头上聊家常。


“我们原以为最大的敌人是敌对阵营的人,没想到却是日常把我们带走了,”SS拿过一瓶啤酒,“谁要来一发?”


“我!”异口同声。


——————


结果,这个聚会其实相当无趣。

关扬这么想着,和澈夜两个人分别背起醉倒的洛川汐和Sal,那边未名和希斯特瑞在料理着SS和PADA。

“你没醉啊,真是吃惊的酒量。”关扬对荆岚说。

荆岚没接嘴:“今晚住酒店?”

“不了,我要回家,家里其实有门禁呢……”关扬笑着说,“但是不知道汐学姐要怎么办。”

“还是扔到酒店去吧,”未名说,“我们来照顾吧,我还有希斯特瑞、SS应该都要住酒店的,多订个房就好了。”

“我来帮忙把人带到酒店去吧。”


结果最后就变成了,荆岚拿着五个人的身份证去前台定了四个标准房。


剩下的负责把醉鬼搬到房间去。


搞定完一切事情之后,澈夜带着有点酒醒的Sal,和关扬准备离开,荆岚和未名到酒店外面送人。


“这个聚会是关扬提议的吗?”荆岚问道。

“是啊。”

“……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做?”

“……我也不知道呢,就是……突然有些想大家了吧。”关扬耸耸肩。

未名理解地笑笑:“好好生活吧,再见。”


“对了,”澈夜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来,“提前祝声春节快乐。”

“哇……你怎么把春节记得那么清楚……”

“因为我们会放假……”澈夜笑了,“再见。”


——————


“SS……我说,”希斯特瑞坐在床边,把被子盖在熟睡的SS身上,“……不是说会死么,未来总是让人觉得出乎意料,对吧?”

SS翻了个身,依旧睡得很熟。

“……这样也好。”希斯特瑞脸上的笑意加深,把被子掖好。


——————


和Sal还有澈夜道别之后,关扬走回地铁站,忽然想到,自己忘了问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们,过的还好吗?


不是问最近在做什么,而是问最近过的好不好。

……不过,也没必要问了吧。

关扬不自觉地露出一个笑脸,加快了往家的方向迈去的脚步。


THE END。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