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米英脑洞#

#幻想症#

#写崩了#

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写……大概就是精神病科医生米收治了有妄想症的英,然后发现他们都幻想着同一个美好的世界,于是决定一起去探寻那个世界。




We are looking forward to the world far from any road.


阿尔弗雷德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个画面。

“我踏在地上,同时我也没有踏在地上。”亚瑟比划着地板,碧绿色的眼眸像是一片平静的湖面,“我觉得我一直漂浮在空中,四周围也不是这种惨白的墙壁……而是一片没有任何虫鸣鸟叫的花海。

“我走在路上,却觉得我远离这世界上所有的道路。”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带出一串有些沙哑的叹息。光线在他的发间跳跃,为他金色的碎发笼罩上一层朦胧的光。

阿尔弗雷德记忆中的这一副画面如此地清晰,清晰到他能闭上眼就将对方尖俏的下巴,微微抿紧的薄唇以及微翘的鼻尖都细细描摹。

记忆中的自己低下头看着身上穿着的白大褂,脑内布满的是理智教给他的他应该说的话——柯克兰先生,这都是你所幻想的世界,是不真实的……

但是他脑内在那一瞬间将这些公事公办的话语悉数置换,重新出现在他脑海里的是一片美丽得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蔷薇花海。

而那之中一条路也没有。

“你不需要路,因为你可以借着漂浮在花海中遨游。”

亚瑟惊讶地抬头,看着面前对着他笑的医生。

“我也看得见那片花海。”


阿尔弗雷德是真的看得见那片花海。

长久以来他一直认为这是自己在精神病科呆太久的后遗症,一直不停地说服自己那是幻想……直到他发现亚瑟也知晓那个神奇的空间的存在。

如今他站在医院的门口,看着亚瑟走出医院的大门,用自己灿烂的笑容填满对方略微迷惘的双眼。

“让我们一起去寻找那远离世间所有道路的花海吧。”

阿尔弗雷德湛蓝的双眼中的世界有如天空般辽阔。

他拉起亚瑟的手,离开那片阻碍亚瑟视线的白色城墙。

前路仿佛漂浮着迷雾,却无法让他们忘却那片遥远的——远离所有道路的“花海”。

而他们坚定的脚步定将他们带入那世界。



Now we are far from any roa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