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

摸鱼狂人,没有出息

剑走偏锋,专搞冷门

不混圈,杂食

多CP,无洁癖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和平至上,不掐CP

【城拟】天使望故乡Look homeward, Angel./LA中心,未来向

天使望故乡 

Look homeward, Angel.

 

 (SD×LA)

(LosAngeles& San Francisco& San Diego )

(未来世界架空设定注意。)

 

————————

在两年前就想好的脑洞,终于写出来了TAT

我就是放不下这个梗

微虐微甜,说的是乡愁(?)

————————

 

       我叫Francisco Turing,Turing是我的姓,但因为部里就我一个姓Turing的,所以大家都直接叫我Turing。

  现在是公历3100年,我任职于美国国防部。我现在正在为这个情况而烦恼。

  今天是国假,而在欢庆定居于新星球100周年的庆典上,我在手机强烈震动第三次之后,终于接起了属于我上司的电话。

  ——上帝啊,今天是休假!

  “先生?”

  “你终于肯接电话了吗?”

  “抱歉先生,今天是休假,我在庆典上。”

  “不需要我去庆典上揪你出来吧?马上来部里。”

  我最终还是没有把骂人的话说出来,挂了电话,我认命地找了辆计程车,磁悬浮,最快的那种。如果没有在15分钟内跨过大半个城市到达国防部的话,我的性命会受到很大的危胁,这是我在上司手下做事最早学到的知识。

  15分钟后,我见到了我上司的脸。

  我上司是一个正统的军人,别人都叫他D,而且据我所知,他是旧星球城市的“化身”,没错,化身,大家都这么形容他。他是为数不多在旧星球毁灭性的环境污染下留存下来的城市化身之一。据部里老职工说,他是圣迭戈,San Diego,美国在旧星球的国土上的一个军事重地。

  100年前,人类终于完成了迁居新星的工程,从此旧星球不再成为抑制人类发展的障碍,自然也被人们所忘却,新星球的城市完全由规划形成,和旧星球上城市的发展路径截然不同。旧星球的城市化身如何能留存下来,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

  ……准确地说,是困扰了我的祖辈很久。

  我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我在实验室里醒来的时候,那些人告诉我我在200年前被强制进入冬眠状态,以沉睡的方式度过了这200年。10年前我被人复苏,却忘掉了冬眠前的所有事,连基本生活技能都要从零开始学习。这是个很痛苦的过程,因为我的整个行为习惯停留在了200年前,自从21世纪人类开展了科技革命之后,社会发展的速度堪比光速,在3090年,200年前的人类估计也就和史前人类差不多了。

  我花了3年时间适应新生活,顺便看完了我家里所有的藏书。那些人是在一栋保留了很多古书籍的旧图书馆里找到我的,当时D亲自过来看我的冬眠仓,然后下令让国防部的人把我送去实验室解冻回复,接着让技术人员把图书馆里的所有书都收藏起来,这些东西后来被送到我的新居住地,一栋郊区的别墅里。那个地方是我所供职的部门的生活区,每个人都有一栋别墅,这是其他部门无法想象的优待,我所呆的部门是SS,secretspace ,听起来像是什么科教片的片名,实际上它是国防部里最机密的部门,负责一些外太空的事情,包括对外星人之类的莫名其妙的也没什么可能出现的东西进行搜寻。

  但实际上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干过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部里大部分同事的工作都是联系与监护——没错的,监护。联系指的是对地球的情况监测与汇报,而监护,就有趣得多了,是对一些“神秘人物”的监控与管理。

  但是既然叫监护,那就和一般的监狱所谓的监控和管理有点不一样了。虽然我觉得神秘空间部门来监护神秘人物简直就是扯淡的一句话,但是实际上执行监护这项任务占了我们大部分人的大部分时间。

  比如说,我现在就是像被赶鸭子一样地去和我的被监护对象会面。

 

  我有点怒气冲冲地推门走进会面室,室内灯光不算很亮,据说是为了减轻坐在里面的人的心理压力。我看到了我的被监护对象——他有着深棕色的卷发,皮肤并不算很白,面貌英俊,像个墨西哥人,他的眼睛是天蓝色的,眼眶很深。

  他好像被我动作粗鲁的开门方式吓了一跳,但是马上又恢复了镇定——不,他一直都很镇定,只是在我开门的时候猛地把头转过来看着我。整个过程他都表现出一种悠然的神态。好像一点都不紧张自己即将成为被监视者的命运。

  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悲愤之情,然后坐了下来,翻开放在桌子上的档案。

  “……Los Cal?”

  “是的。”对面的人闲适地应道。

  名字真奇怪。

  居住地没有写,我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每一个在我们部门出现的人的身份都或多或少有着一层迷雾,最准确的信息估计也只有当事人知道——如果他们还记得的话。

  “你来自哪里?”

  Los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好像除了邪魅的这个字眼之外没有更好的词可以形容了——笑容:“很远的地方。”

  说了跟没说一样。我无奈地低下头,仔细地看了看Los的档案,发现所有信息在30年前中断了。

  又是一个“信息断层者”。

  这是我和同事们给像Los那样的人取的外号。这些信息断层者们的真实身份都是高度机密,基本上我们所看到的信息都是片段式的,像Los这样的,从30年前开始完全是空白的,就更加神秘了。

  首先,档案在30年前中断,但是对他的观察记录还是厚厚一沓,说明我面前这个家伙绝对活了至少有60年。

  60年了还是这个模样的人类,可不是那么常见的。

  “你是什么人?”

  我很不报希望地问了一句听起来很蠢的话,并且打着百分之九十九的包票他不会回答。

  可是Los回答了。

  “我被人从冬眠舱中弄醒了。”

  ……真是答非所问。

  我合上材料夹,“那么请和我走吧,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监护官,Francisco Turing。”

  Los站起来,把手举到眉间朝我挥了挥,看起来做了个不怎么规范的敬礼。我看见他的手指修长,指甲被修得很整齐。至今为止Los给我的印象都是优雅而美丽的,他的行为举止总让我想起在家里看书时看到的那些几百年前的电影明星的姿态。

  “很高兴见到你,Francy。”

  “……请叫我Turing。”我叹了口气,推开了房门。

  

————————Tbc


评论
热度(4)